01老人在电梯上晕倒

“我现在想想眼泪都会淌下来。如果不是这个小伙子救了我们,后果不堪设想。”尽管事情已过去好几天,韩秀敏老人回忆起当时的一幕,仍惊魂未定。

今年72岁的韩秀敏、宋鸿兰,和81岁的周红是老邻居了,她们都住在淠河路附近。10月9日上午,三位老人相约一起到城隍庙去取裱好的画。10点10分左右,她们从城隍庙出来,像往常一样经过飞凤街地下通道,准备去BRT站台坐公交车回家。

“我第一个上电梯的,还回头跟她们讲,‘要小心’。”韩秀敏说,话音未落,自己突然感到一阵头晕,身体失去重心倒向后面的宋鸿兰和周红两位老人。由于老人们年纪较大,又扛着画,很快在电梯上倒作一团,并不断往下翻滚。韩秀敏失去了知觉,等她醒来发现自己的头倒在电梯上,周红和宋鸿兰两位老人被压在下面,不断呼救。

“她(韩秀敏)已经跌到我身上了,滚到了下面。当时我们都大声呼救,心里非常害怕。”周红说。

“我被压在最下面,这个腿被她(韩秀敏)垫着,那个腿被她(周红)垫着。”宋鸿兰说,这时电梯已经上行了三四个台阶,如果继续这样翻滚下去,或者头发被卷进去,后果不堪设想。

02小伙按下救命按钮

三名老人的突发状况引起了路人的注意。新安晚报、安徽网记者在监控画面中看到,当时一名中年妇女想帮忙救人,在电梯入口寻找停止按钮,但是没有找到。

“我感觉我快不行了,想吐。意识也有点模糊,有点神志不清了。”宋鸿兰说,时间一秒一秒过去,她感觉自己快撑不下去了。

“她(宋鸿兰)不能动,脸色苍白。但是我又起不来,毕竟我们那么大年纪了。”韩秀敏说,自己当时也非常焦急。

就在这危急关头,电梯突然停下了。

“我看到一个小伙子回头看了一下,马上就上去按了什么东西,电梯停了。然后他又从电梯上跑下来,我当时就不害怕了,心想有救了。”周红说,这名小伙子上身穿T恤、外套,下身穿牛仔裤。小伙子跑下来把她扶起,紧接着又将韩秀敏和宋鸿兰两名老人扶了起来。

三位老人都受了伤。周红头上起了一个大包,手上也被装裱画的碎玻璃扎伤;韩秀敏腰椎疼痛难忍,头部、颈椎也受到损伤;宋鸿兰受伤最重,她手部、腿部多处流血。

03处理好伤口才离开

他看我脚上腿上都是血,就帮我把裤子卷起来,拿出餐巾纸给我擦。”宋鸿兰说,小伙子将她扶起背下电梯,看她口很干,又把自己带的水拿出来给她喝水,然后继续帮她处理伤口。

“我女儿女婿刚好就在附近上班,我就打电话给他们。”韩秀敏说,小伙子处理好宋鸿兰的伤口,得知她们有家人正开车到现场来,又将宋鸿兰从地下通道背到路面上。

在三位老人不停地追问下,小伙子只好透露自己姓阚,是军校的学生,然后就匆忙离开了。“如果没有他,我们三个不知道会怎么样。”说到这,韩秀敏眼眶泛红:“太感动了,我就想着一定要找到他,不然心里过不去。”

04回学校后只字未提

从那天起,三名老人开始四处打听小伙子的下落,经过多番寻找,终于有了消息。原来救人小伙名叫阚锐,今年24岁,老家在肥东阚集,是解放军陆军军官学院的学员。

“那天上午我刚好请假去医院看病,回来的时候经过飞凤街地下通道,准备坐公交车回学校。”阚锐说,当时他也站在电梯上,不过与三名老人有段距离。他在学校里学习过安全救生知识,听到老人呼救声,他立刻跑上电梯平台按下紧急停止按钮。

由于学校规定必须中午12点前回校,阚锐见三名老人情况已稳定,就匆忙离开了。返回学校后,他对救人的事只字未提。直到老人们找了过来,学校才知道这件事。

昨日,老人们专门赶到学校送来锦旗。“我们总算是把你找到了!”再次见到阚锐,三名老人心情非常激动,紧紧握住阚锐的手不肯松开,不停地表示感谢。

“人要懂得感恩,我们三个人都非常感激他,也希望我们的社会多一些这样的人。”韩秀敏说。

记者从解放军陆军军官学院了解到,阚锐2010年入伍,原是某部一名狙击手,曾获集团军射击比赛第一名,并两次荣立三等功。2014年,阚锐从部队提干并来到解放军陆军军官学院学习,一直表现优秀。

为他点赞

记者:现在社会上对扶不扶老人存在争议,你怎么看?阚锐:我们每个家庭都有老人,有一天我们也会变老,当我们老了,遇到了困难也会希望别人能伸出援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