寇忠槐

他是一名普通的社区志愿者,常年义务为社区居民修表,被居民亲切称为修表的“民间高手”。

01社区里有个修表专家 曾是第一代手表装配工人

“寇大爷,我这两只祖传旧手表,您修得太棒了,现在走得特别准。等回头我把您老接到北京来住些日子,也给我的邻居们修修表。”一天,北京居民杨先生给天津河西区柳林街景雅里居民寇忠槐大爷打来电话,感谢他为自己修好了产于上个世纪40年代祖传的老瑞士梅花双立和英格双立机械手表。

今年已经71岁的寇忠槐退休前是天津海鸥表业集团公司的工人技师。18年来,他义务为周边社区居民修好了1万余块手表、300余个座钟,前后服务达万余人次,没有一个人找他返修,但寇忠槐却只收取更换电池和零件的成本费。

1960年进厂的时候,寇忠槐只有16岁。一进厂他就被先进的自动化车床和整齐的生产线所吸引。“车间里‘滴滴答答’的声音让我十分着迷,从那时起我就爱上了这一行。”在工作中,他认真向师傅学习,刻苦钻研手表制作、维修技术,熟练掌握了修表操作常规中的十二道工序,掌握了自做表件的高难技术,进步很快,受到了师傅们的好评。

当年厂里经常搞技术比武,职工们都争当技术标兵。寇忠槐把“摆轮、夹子、夹轮”称为手表的三大件,他的最高纪录是每天装配300余个夹子,外号“小老虎”。寇忠槐说:“技术标兵评选很严格,会装配还要会维修,生产线上十几道工序都要熟悉。”早在1977年一次系统的职工技术比武中,主办方要求手表厂的职工修理停表,看哪位选手修好的机械手表在不上弦的情况下走得时间最长。寇忠槐修的手表连续走了53个小时依然不停,超过了规定时间,击败了几位老师傅,夺得了桂冠。

由于工作踏实、技术过硬,他被评为厂里的工人技师,算是天津市第一代手表装配工人。上个世纪80年代,厂里又派他到广州和深圳的维修点长驻,寇忠槐凭着自己精湛、高超的技艺为树立天津海鸥手表的形象做出了贡献。

02“还有修不好的手表”?他18年为居民义务修表万余块

后来,寇忠槐从单位退休了。但是他不忍放下40多年的修表手艺,总想着能为社区居民做点儿什么。

 有一次他在小区花园里晨练,无意间听到一位大娘说,“手表坏了,可跑了好几个修表的地儿,居然都没能修好。”“我是手表厂的老工人,让我来给您看看吧!”听闻还有修不好的手表,跟手表行业打了一辈子交道的寇忠槐还真有点儿手痒痒了。凭借多年的经验,他很轻松地就修好了这块表。从那以后,社区里谁家有坏了的表,也都拿来让他给拾掇拾掇。

让寇大爷修表我们放心,活儿好质量高,不要工钱,还终身保修。

他所服务的对象,均为社区的广大居民,特别是困难户、孤寡老人、残疾人、革命军烈属等等,正如有的居民说的那样:“让寇大爷修表我们放心,活儿好质量高,不要工钱,还终身保修。”这是百姓们的认可,也是居民们的赞誉。从此,热心的寇忠槐就成为了社区的志愿者,义务为社区居民修表。直到现在,每周一、三、五他都会背着工具来到社区为居民义务修表,风雨无阻。

寇忠槐在为社区居民义务修表中,深深地感受到,小小的一块手表连着社区居民的心,与人们的日常生活紧密相连。社区一位70多岁的老大爷,拿着一块“上海581型”手表找到他说:“这块表跟了我43年了,真是有深厚的感情了,现在不走了,我是真舍不得扔,可是跑了好几个地方我都没修好啊。”经检查,表的秒轮尖损坏、防震器错位,由于表太老了,没有配件,寇忠槐跑了好几趟旧货市场,买了同款旧表换下零件,把老大爷的表拆开修理、保养一遍,再经过时效对正,这块表又恢复“滴滴答答”的声音了。当寇忠槐把手表递到老人手里时,老大爷感动得热泪盈眶。

人多的时候,屋子里都装不下,二十来人排队等候修表

寇忠槐修的表多是上世纪四五十年代的老机械式表,由于年头都太久了,内部油泥过多,才导致无法正常运转。除此之外,就是零件物理性的破损,把头断了、玻璃蒙子碎了等等。可由于这些表的零部件早就停产,寇忠槐不得不去旧货市场淘同年代的旧手表,再相互替换零件。而每次修表都要大卸八块,先用油清洗每个零件,然后更换损坏的零件、将错位的零件恢复原位,这一套活下来至少得一两个小时。无论是国外品牌,还是国产名表,经寇忠槐巧手修补,都焕然一新。他总说:“能用自己的手艺服务大家,这是我最高兴的事。”在老人看来,一块老手表,可能不值什么钱,却是一些人的记忆。

慢慢的,寇忠槐修表技术高、不收工钱的事在社区传开了,一时间大报、小报、电视广播都进行了采访报道,这下可捅了马蜂窝,前来找寇忠槐修表的人更多了。十几年来,除了本小区的居民,市内六区、郊区的市民也慕名前来找他修表,甚至还有专程从北京赶来的。有一位姓王的干部,从报纸上看到他的事迹,手持着报纸,来找修表的寇忠槐。他拿来一块天津手表厂研制的“51”牌手表,其中有一个关键件坏了,寇忠槐去厂里和市里几家表店也找不到这个零件,和老同志们联系,也没有结果。正在寇忠槐干着急没办法时,老伴在过节前扫房时,拾掇出一个红色小盒,寇忠槐眼睛顿时一亮,自言自语地说:“唉!这不是我那块‘51’纪念手表吗?”寇忠槐如获至宝,三下五除二,就把这块留作纪念的宝贝手表内的那个主要部件拆了下来,装到了顾客的表上,这块老表终于复活啦。

在寇忠槐的家中,留存的维修记录本有20多本,他常说:“虽然退休多年,但‘老海鸥人’的技术还在,精神还在,能用自己的手艺服务大家,这是我最高兴的事。”

为他点赞

有时候,只需要默默无闻地做好一件事情,就足以让人生绚丽无比。寇老就是这样,他用最简单的方式让自己的晚年生活充实而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