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辿小学老师原子朝在给学生辅导功课。(新华社记者 詹彦 摄)
西辿小学老师原子朝和学生们在操场上聊天。(新华社记者 詹彦 摄)

“老师,老师,你走了还有人来教我们吗?”学生们舍不得原子朝,他是学校的老师,也是孩子们的爷爷。

原子朝1975年12月开始教师生涯,先后在太行山下的多所山村小学任教。1996年,得知西辿小学好几任老师都因山上交通不便、条件艰苦而离开之后,原子朝毅然背上行囊来到山上任教,一教就是20年。

绵延不断的太行山几乎隔绝了西井山村人与外面的联系,去县城需要在崎岖陡峭的盘山公路上行车两个多小时。这所小小的“麻雀学校”,成为孩子们读书的唯一场所,承载着许多山里娃的梦想。

20年来,西辿小学走出70多名学生,到山下的寄宿制学校继续上学。学生走了一批又一批,原子朝始终坚守在大山深处的西辿小学, 每天除了轮流给孩子们上语文、数学、体育等课外,原子朝还要负责孩子们的接送,定期对孩子进行家访。

今年7月,原子朝就要退休了,但心中难以割舍的始终是学校里的孩子。

“上学能改变山里孩子的命运。” 原子朝说,这里出去的孩子曾经有几个考上了大学,希望所有的孩子们都能走出大山,也希望有老师能来山上执起他的教鞭,把西辿小学的“薪火”传递下去。

为坚守点赞

“我走了孩子们谁来教?”——太行山“麻雀小学”40年的守望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