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宇洋耐心地教段志芳识别真假钞
段志芳每天早出晚归摆草药摊
战宇洋送爽肤水给段志芳

生活本来就是悲喜交加,委屈来得突然,幸福也是如此,化悲为喜往往只在一瞬间。这不,因为一张100元假钞,在渝北区回兴街道兴科二路卖草药的段志芳婆婆,先是委屈得哭了,然后又真真切切感受到了温暖——宝圣湖派出所民警战宇洋,用100元真钞换了她那张假钞,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都温暖着老人的心。

摆摊一上午来了首笔生意

29日早晨8时,家住回兴服装城的65岁婆婆段志芳,起床忙完家务,没来得及吃早饭就急匆匆推着装草药板车,来到兴科二路老地方,开始一天的草药摆摊生意。

中午12时许,一个人守摊没家人送饭,还没吃早饭的段志芳趁着中午没生意,早早买了碗豆花饭吃。偏偏在她吃得正香的时候,当天第一笔生意上门了,她急忙放下碗筷去招呼顾客。

来买草药的,是一位身高约1.6米,穿蓝色外套,60岁上下的男子。对方在地摊上选了选,买了清热润肺、消肿止痛的肺心草,说好价钱12元。男子随手递了一张百元大钞喊她补钱。

一天难得有生意,段志芳笑嘻嘻地接过百元大钞,补了88元零钱。买药人接过零钱后,大步流星离开了。

收到百元假币婆婆急哭了

段志芳回过神来检查钱币真假,一看就有点心慌——手里的钱,摸起来软哒哒的,有些不对劲,她便喊旁边的人帮忙看钱有没有问题。“遭了,段婆婆,这钱怕是假的哟!”段志芳连问几人,得到相同答案。

慌了神的段志芳,一下子急哭了,赶紧追出摊位10多米,寻找刚才买药的男子,对方早已消失在人群中。她卖草药的地摊位于老旧小区附近人行道旁,四通八达,根本没人注意到该男子朝哪个方向离开的。

最近经常下雨,采到的草药本来就少,每天收入不过二三十元,这一下子收到百元假钞,除了草药还倒赔80多元,相当于几天功夫白花了。段志芳越想越伤心,独自在摊位边上哭了起来。在好心人提醒下,她才打电话报了警。

民警追出门真钞送爱心

渝北区宝圣湖派出所民警及时到场,准备把段志芳带回派出所,看是否能通过监控录像查到给假币男子的踪迹。

“一家人还等着我卖草药挣生活费,下午应该还有生意,等我收摊后自己去派出所。”段志芳一心想把亏的钱再赚点回来,不愿当场跟民警回派出所。

直到当晚11时许,忙完生意和家务活的段志芳,才赶到宝圣湖派出所看监控视频。民警称,由于她的地摊与最近摄像头成斜对角,相距10多米,暂时没有发现假币男子踪迹,但警方会调取别处监控,不会放弃追踪。

“我都是赚块块钱的,还有人拿假钱来麻我,真是太可恶了,我要挣好久才能挣得回来哟……”段志芳说,她到派出所也是抱着试试的想法,民警们已经尽力了,“找不回来就算了,当蚀财免灾,拿钱买教训!”

段志芳将假币交给派出所,带着失落心情准备回家。刚走到大门,她就被在值班室里整理案件笔录的民警战宇洋喊住了。

“婆婆,这是100元真钞,就当我换你那张假钞吧!”战宇洋从裤子里掏出一张100元钞票,递给了段志芳。

当时准备送老人回家的民警吴醒华说,段志芳起初不愿接钱,不停地对战宇洋说:“你都在尽力工作,这钱我不能要,太麻烦你了。”战宇洋坚持把钱塞给她,并安慰她不要再伤心了。

曾撕掉百元假币不继续害人

昨日,重庆晚报记者看见段志芳婆婆,黑黢黢的双手因长期采摘草药,手纹浸染呈黑色,手指间还包扎着创可贴。段志芳说,这都是采草药时留下的伤痕。

重庆晚报记者了解到,段志芳今年65岁,渝北区统景人,家里还种着庄稼,70岁的老伴在家照顾着96岁的丈母娘。虽然他们有儿有女,但子女们的经济状况都不太好,儿子手臂残疾,女儿患有精神障碍。“我收到过两次假钞了,有些人专门来骗我们老年人。”段志芳说,她年纪大了,眼睛也不好使,“第一次收到的百元假币被我撕掉了,我已经够倒霉了,不希望它再去害别人。”

让段志芳更暖心的,是昨天当她再次去派出所时,战宇洋耐心地教她如何用眼看、用手摸辨别真钱假钱,避免再次上当。

“段婆婆有我奶奶的影子”

昨日下午,重庆晚报记者在宝圣湖派出所见到了战宇洋。

今年25岁的战宇洋,身高1.8米,长得阳光帅气,2015年从警校毕业到派出所工作。说起前天晚上的事,战宇洋坦然地说:“听见年迈的段婆婆靠摆摊维持一家人生活,让我想起了自己的奶奶。段婆婆有我奶奶的影子。我奶奶生前也是摆摊卖花的,每天早出晚归,也是挣着一块块辛苦钱。看见段婆婆我觉得特别亲切、慈祥。为了不让段婆婆伤心回家,我能帮就帮一下。”

战宇洋说,100元钱,对于现在的年轻人而言,也就是稍微节省一下,少抽一包烟、少看一场电影的事。“其实100元只是给老人家一个安慰,也不能实质性地帮助她改善生活状况。”

采访结束时,战宇洋再次追跑出来,手里拿着一瓶爽肤水,送给段志芳。“刚才教段婆婆辨别钱币时,看见她手上满是裂痕,希望这瓶爽肤水能给婆婆缓和一下手干裂。”

为他点赞

感谢暖心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