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3日,天刚亮,冯明武起床了,穿好衣服,带上农具,径直朝他的“自强农场”走去,前夜的一场大风将地里的作物吹得东倒西歪,他除了扶正吹乱的作物,还要将地里的草锄完。这一天,显得比往常要更忙碌。

沐浴在晨曦的微光中,“自强农场”宛如一个圣洁的婴儿,恬静而美好。园内绿油油的猕猴桃舒枝展叶,果儿缀满枝头;一群群豆花鸡或觅食林下花间或拍翅追逐欢叫,不远处的养猪场间,一头头生猪睡得正酣。

站在园内,满眼灌满绿色,冯明武嘴角微微上扬,脸上盈满了幸福。他不曾想到,短短几年时间,因意外失去左臂的他,从一名贫困户,竟成了农场主,成为村里令人羡慕的致富“领头雁”。

意外失去左臂 他用独臂撑起人生

2010年,43岁的冯明武和妻子来到浙江,凭着从事过水果种植的一技之长,谋得了一份田间管理工作。次年,他承包了某纺织厂一个生产纺织配件的车间。不料在一次机械维修中,因自动操作系统失误,左手被卷进机器,从此落下残疾,医药费和康复费几乎耗光了家里全部积蓄。

妻子耿菊华担心读高三的儿子学业受影响,她和丈夫便瞒着儿子。但回到家不久,还是被细心的儿子发现。看到悲痛不已的儿子,冯明武对儿子承诺:“老爸我一只手绝不输给原来健全的自己!”随后,冯明武对人生有了新规划:利用浙江学到的精细田管经验,发展新型循环农业经济。他向亲戚朋友借了20多万元,流转20亩田种上了猕猴桃,同时搞生猪养殖。

单手劳动既用不上劲又不协调,时间久了,右手掌也被磨出厚茧和血泡。尽管如此,冯明武仍没有放弃。两三个月后,猪投栏了,猕猴桃树进地了。儿子也顺利进入大学。这一切,在冯明武看来,美好且可触。

风暴再次袭来 他靠自强脱贫致富

2014年,眼看猕猴桃快进入丰产期,一场“风暴”再次袭来。冯明武的果树一夜之间染上了被称为果树癌症的“溃疡病”,20亩果园“全军覆没”。旧账未还再添新债。冯明武一家被列入村里的精准扶贫户。

冯明武

是知难而退,还是重振旗鼓?“一只手都赔得了,还有什么赔不起?”心有不甘的冯明武毅然选择了重头再来。他相信自己有技术也有经验,发展现代农业是脱贫致富的最好途径。他给自己的选择也作了很多“加分项目”:包括妻儿的支持理解、邻家老党员刘国汗不要欠条的2万元资助和信任,当然更多的是来自精准扶贫系列的政策。

冯明武列的“加分项目”很快有了底:没启动资金,财政金融扶贫政策送来8万元低息贷款,农业部门发了6万元养殖补贴“红包”,省委组织部和市县都来了联系帮扶队,相关部门送来了种植技术及化肥、农药等物资,并以“以购代捐”的方式扶持养殖业;一溜一滑的泥路成了宽阔的柏油路,漏水的山坪塘也穿上了“新衣”。双树村改土建园100亩,他又趁机承包了50亩。

2015年,冯明武出栏猪200头,他不仅还清了账脱了贫,还将家里的土坯房推掉,重新修建了两层楼的洋房。

摸索种养门道 他成有名的“土专家”

在冯明武的“自强农场”,循环经济理念随处可见:80亩猕猴桃中间种20亩雪莲果。围绕猕猴桃园四周种上300棵核桃树作为防风墙,600棵脆红李作为绿化,点缀其间的1000棵金银花作为养猪和养鸡的药材。边角土地种上玉米、黄豆、黑花生作养殖饲料。自繁自养生猪并生产沼气,沼气渣灌溉园区,排水渠种植饲料草……“循环经济可将风险分散。”冯明武渐渐摸索到了种养门道,成了无师自通的“土专家”。

冯明武

当然,“自强农场”也带给他丰厚回报。“去年年收入至少10多万元,等明年新园50亩的猕猴桃见效后,收入可达几十万元!”冯明武对未来好日子充满了希望:村里通了宽带、自来水,天然气,他正谋划着发展生态休闲农业,开办农家乐、吸引更多的人来观光旅游,赏花摘果。

“到2020年与全国、全省、全市同步建成小康社会,我们信心十足!”双树村第一书记陈奎林乐着说,双树村脱贫奔小康,靠的是党的好政策,也有冯明武的带动作用。

“有啥难题了,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向冯明武请教,他可是我们脱贫致富的带头人!”在冯明武带动下,残疾人贫困户陈俊承包了7亩猕猴桃园,建起了200平米养鸡场。57岁贫困户何朝勋,除与妻子、儿媳在园区务工外,利用闲暇时间,搞起了养鸡和蔬菜种植;在外务工的魏开祥,索性回家建起了养牛场……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了自发脱贫的队伍里。

冯明武说,他最喜欢电影《太行山上》,人生在经历各种苦痛后,依然要有乐观、坚毅和实干的精神,勇于攀登幸福小康之山,将农场取名为“自强农场”,也是源于此。

记者 刘彦谷

为他们点赞

意外失去左臂,他用独臂撑起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