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教师节来到。在川东北的深山中,有这么两对代课老师坚守在村小中,15年如一日为深山孩子奉献自己的青春。

付唐荣今年种的南瓜。

9月7日,广安市和南充市交界的岳池县黄龙寨,健行铺芽山侨心小学(当地人又叫铺芽山村小学)如期开学,朗朗读书声响彻山谷。36岁的代课老师陈元松用夹着方言的发音,给班上的34名同学上英语课。在当地人眼中,陈远松和其他三名老师,是铺芽山的脊梁,是这个山村未来的希望。

15年前,陈元松和杨红琼与付唐荣、王付琼两对夫妻在铺芽山村开办民办小学,自主办学招生。2009年,规范办学后,四个人转岗为代课教师。老师、炊事员、保姆,这些角色都需要他们去“扮演”。教学条件艰苦,月收入不足800元,为了让学生中午吃上一口饱饭,他们周末种菜、跑摩的,支撑起这个深山中最有希望的地方。

9月7日,两对代课老师带领全校同学列队上体育课。

带方言的英语课

黄龙乡地处偏远,距岳池县城半个小时车程,从黄龙乡出发,10公里的盘山路蜿蜒曲折,翻过陈家梁,山谷里坐落着十多幢楼房。小河旁,铺芽山村小学已开学一周。

王付琼给四年级同学上英语。

9月7日上午第二节课,五年级班主任陈元松从宿舍牵电线到教室,打开录音机,放进磁带。这节课是英语课,也是让陈远松最头痛的课。“我只有中专学历,英语水平不高,只能借助磁带教学。”前一天,陈元松听了十多遍磁带,他想在课堂上尽量发音标准一点。

“Didyoucomebackyesterday?(你昨天回来了?)”陈元松的发音依旧不标准,他让学生不要跟着他的口音读,尽量去模仿磁带里的发音。学生唐亮甚至笑出声,说老师读英语真的很难听,但是班上的英语成绩却很好,陈老师教方法,同学们跟着磁带去读。

另一边,四年级教室里,48岁的付唐荣正在上数学课。一块老式立架黑板位于教室前方,14名学生的课堂,两名学生因病请假,教室显得更加空旷。六道数学题,讲解花了一节课时间。付唐荣用并不标准的普通话讲课,时常把数字“六”读成“陆”,把“数”念着“素”。

二年级的课堂,付唐荣的妻子王付琼正在教古诗《赠刘景文》《山竹》,整节课王付琼让学生做两件事,认字和读课文。“山里的孩子基础差,过完两个月的暑假,很多以前学的知识都忘掉了,进入学习状态慢,课程进度不能拉得太快。”王付琼说。

上学期,陈元松所教的六年级成绩显著,多科成绩位于学区第一,学区小升初第一名也在他的班上。王付琼所教的班级,英语名列学区前列。

简单的学生餐

上午11点半,还有一节课才放学。同学们早上领了政府发放的免费营养餐牛奶和饼干,学校没有食堂,离家较远的学生中午饭得靠老师解决。铺芽山村小学的四名老师要负责自己班上学生的午餐。

幼儿园老师杨红琼安顿好学生,走进教室旁边一个临时搭建的厨房,她要开始准备幼儿园和五年级20多名学生的午餐。

杨红琼和陈元松与同学们跳绳。

生火、刷锅、淘米、切南瓜,杨红琼在狭小的空间内来回打转。“米是学生带来的,”有的学生一个星期带一、两斤米,有的学生没有带,米不够了,还得老师承担。

午餐并不丰盛,南瓜饭加泡菜,学生却吃得很开心。“一般情况下都是米饭和素菜,没有素菜就吃泡菜。”杨红琼觉得伙食对于这些正在长身体的孩子来说太简单,但是没有办法,有的学生太远,中午回不去,只能在学校将就着过一顿。

杨红琼在厨房为学生准备午餐。

下午放学后,杨红琼除了备课,还有一件事情需要他和丈夫陈元松去做。学校周边的几块荒地,陈元松和付唐荣开垦了出来,种着南瓜、冬瓜、白菜、红薯、玉米等蔬菜。“平均一天中午有15个学生吃饭,只能自己种些菜。”付唐荣说,学生多,有时候,一天要炒两个冬瓜,用一斤菜籽油。菜籽油同样是他们种的油菜,榨的油。

下个月,付唐荣准备在他住的民房旁边盖上猪圈,养几头猪。“养几头猪,可以变卖一些钱,也可以杀了后做成腊肉,平日里也好给学生沾点荤。”买肉或许对于这四个老师来说,实在太奢侈,唯有自己动手,让学生们吃上肉。

兼职摩的司机的老师们

铺芽山村小学四名代课老师收入构成十分简单,按照学生人数,每教一个学生,老师一学期得200元。陈元松班上34名学生,杨红琼的学前班12名,付唐荣班上14名,王付琼班上24名。算下来,陈元松夫妻半年收入9200元,付唐荣夫妻半年收入7600元。

放学后,杨红琼挖地种萝卜。

负责管理铺芽山村小学的黄龙小学校长曾义勇说,目前关于代课老师的工资没有相关标准,工资构成与教师教学量挂钩,学生多,工资会高一点,学生少了,工资也就低了。“教育部门没有代课老师这块的核算,他们工资只能从学校办公经费中挤。”曾义勇表示,学校也想提高代课老师的待遇,但是,现实情况确实很艰难。

2009年之前,四个人还是以民办教师的身份教学,收支自理,当时学生多,人年均收入可达两万元左右。转岗成民办教师后,随着越来越多的村子里的人在外务工和在城里定居,村子里的学生越来越少了,收入骤降。

38岁的杨红琼已经一年没有买过新衣服,身上黑色的裤子还是几年前找村上裁缝做的。“我不知道后面该怎么办,也许我去城里捡废品都比现在好。”杨红琼面色憔悴,看起来更像是50岁的女人。

经济拮据,两家人选择了同样一个办法——跑摩的。周末或是假期,陈元松和付唐荣会村子周边的几个乡镇当起摩的司机,至少这样,也可以有一些收入,挣了钱,还可以给学生买肉、买学习用品。

舍不得孩子们的坚守

铺芽山村地理位置特殊,位于岳池黄龙、秦溪、兴隆、南充高坪黄溪四个乡镇交界处。多年前,村上有过小学,老教师相继去世后,学校停办了一段时间,周边的学生去临近乡镇读书,多数学生步行超一个小时。

四人当中,最开始当代课老师的是王付琼,她对这份职业有深厚的感情。1988年夏天,19岁的王付琼3分之差与大学失之交臂,来到黄龙小学当代课老师,这一干,就是28年。

午餐,同学们就着泡菜吃饭。

从代课老师到自己办学再回到代课老师,王付琼说,或许是命运的捉弄,她这一辈注定是一个代课老师,这样的身份让她觉得尴尬,她也想过放弃。放弃意味着什么,王付琼心里早有掂量。

“我们走了,这些学生怎么办?”王付琼时常问丈夫付唐荣,他们的离开,是否意味着这些孩子没了老师,这个山村没了希望。

近段时间,陈元松的父亲陈代兴再次找儿子陈元松谈话,要求陈元松辞职,外出务工。母亲王开琼同样对儿子、儿媳妇的“事业”持反对意见。

陈元松说,教书是他这辈子最开心的事情。“有时感冒了,坐在家里感觉头痛,只要一上讲台,人就精神起来了,病就好了。”在陈元松心里,他希望自己能够成为一名正式教师。

岳池县教科体局局长赵玉林表示,目前,该县共有130余名代课教师,这些代课教师的待遇一直是教育部门关心的问题。“接下来,我们将组织调研,全力保障代课教师的薪资待遇,让他们真正感受到付出和回报是相等的。”赵玉林说,2013年,政府为所有代课教师购买了社会养老保险,接下来会重点解决代课教师的工资待遇问题。

四川在线消息(黄辉 记者 王林)

为他们点赞

教师节快乐,老师们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