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多月前,汤丽莎辞掉了她的4份兼职,专心准备“专升本”考试。

她每天早上七点多起床,吃完早餐就往图书馆跑,经常一待就是一整天。虽然只有几天就要考试了,但从大一开始就旁听本科班课的汤丽莎,已学完美术教育专业本科班的所有课程,对即将到来的“专升本”考试很有信心,她还在备考的时间里考了教师资格证。

汤丽莎正在完成她和同学的设计

今年22岁的汤丽莎,是成都师范学院广告设计专业的一名大三学生。5月15日,有媒体报道称,成都贫困女大学生做兼职“擦皮鞋、卖废纸、发传单、做助教”资助3个孩子读完初中,让汤丽莎备受关注。第二天,媒体发现自称唐老师的爆料人是汤丽莎的父亲汤国民。

汤国民对此回应称,联系媒体是因为“几个娃儿马上要上高中,高中的学费、生活费跟初中比起来要高很多,担心父女俩负担不起。”

他很后悔撒了这个谎,“被人说父亲炒作她,承受不了,汤丽莎一直在哭。”汤国民说,女儿一开始就反对与媒体联系,这件事发生后他担心影响女儿的前途。

汤国民是一名初中老师,他曾靠捡破烂、挖煤、打铁、扛建筑材料等赚钱资助了七八十位贫困生。汤丽莎是独生女,汤国民还有70多岁的母亲,因病常年吃药,妻子在一家工厂上班,一个月工资一千多元,一家四口一度租住在60平方米的两居室(目前贷款买了一套新房)

汤丽莎说,父亲一直是她的榜样,“比起他来说,我做的事情微不足道”。

2006年,汤国民获“感动重庆十大市民”,2007年获“全国优秀教师”,2010年,获重庆市首届“感动重庆十佳教师” 。

微信对话截图

汤国民和记者的微信对话截图,面对网络上的误解,汤老师觉得很对不起女儿。

“大约在十年前,我就跟我父亲说:你做过的事情,我以后也会去做。”汤丽莎说,当时父亲以为她只是随口说说,没有想到她真的会坚持去做。

汤丽莎说,自己平时生活节俭,一个月生活费两百块钱,两年没有添过新衣服。她资助三位初中生三年,一共支出2万元,大学学费和生活费也都是兼职赚来的,有时一天跑三家培训机构兼职。

据成都商报报道,一家公益平台联系到成都商报,想联合报社奖励她一万元。但汤丽莎16日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说,还没有接受奖励,“因为我不需要这些帮助,我有能力养活自己。”

目前已有不少爱心人士联系汤丽莎,想替她接力资助三位贫困初中生。

【对话汤丽莎】

汤丽莎近照

“我受过资助,有能力也要帮助别人”

澎湃新闻:怎么想到要资助三个学生的?

汤丽莎:我中学的时候别人资助过我,有时候他们都没有留名,直接打到我父亲的卡里面,说是给我的生活费。当时也是因为受到这些影响,想到以后有能力也要去帮助别人。

澎湃新闻:当年为什么会有人资助你?

汤丽莎:父亲当年打铁收破烂去建筑工地(赚钱),资助了一批学生,2006年(父亲)获感动重庆十大市民,当时也有记者到我们家里采访,那时我们家里确实贫困,后来有好心人给我买衣服、吃的,读书时还有人资助我生活费。

澎湃新闻:三名被资助学生是你父亲班上的?

汤丽莎:是的,我父亲资助了很多学生,他现在快50岁了,我希望他轻松些,不要太劳累了。我知道他班上有学生很困难,而且我已经长大了,可以替他做这些。

澎湃新闻:此前有报道说,你三年资助他们两万多元?

汤丽莎:差不多。我大一的时候,只能给他们五十啊一百啊,后面我兼职的工作好了后,慢慢给的就多了一些,平时也会打电话问他们学习情况,他们有什么压力也都会告诉我。

澎湃新闻:你在学校时做过哪些兼职?

汤丽莎:以前在外面发传单、卖废纸、擦皮鞋……到了大二大三时候,慢慢认识了一些教育专业的朋友,在他们的帮助下,开始帮学校发传单,然后当托管老师,慢慢他们让我带班了,开始没有工资,后来给我一些工资,30块一节课的助教,到后来慢慢60块、80块,100块一节课,有时候一天跑三家培训机构。

澎湃新闻:兼职每个月有多少收入?

汤丽莎:最少的时候有3000多块,最多的时候有5000多块不等。上个学期我去实习,实习期间的工资,学校给我2300多块,兼职也是一节课100多块,我是被推荐过去的,老师都觉得我很不错,学校也觉得我很好。

澎湃新闻:一天跑三家培训机构,会担心影响到学习吗?

汤丽莎:没有太大影响,上课学会了,我就会操作了。其实平时除了专业课,我还上我们系的本科美术教育的课,从大一开始去旁听,现在已完成本科专业的所有课程。

澎湃新闻:你一个月生活费要多少钱?

汤丽莎:最少的时候100多块,最多的时候两三百块。因为之前一直在外面做兼职,做兼职的时候有包吃的,而且我们学校食堂也便宜,一碗稀饭5毛钱,午餐贵一点的五六块,便宜的只要3块钱。

澎湃新闻:觉得和身边的朋友差距大吗?

汤丽莎:我身边的朋友都比较节俭,他们一个月生活费最多七八百,少的时候只要六百多,我们吃饭花销都差不多,她们可能要买一些衣服和化妆品,这两方面我几乎很少买,我觉得不用特别在乎这些,别人跟你交流,不一定会在意你的容貌,更多是看你这个人是什么样的。

澎湃新闻:资助学生的事情,身边同学知道吗,他们怎么看?

汤丽莎:我跟玩得好的个别朋友提过,其实也是一笔带过,也没有特别细聊,他们很支持啊,都觉得很有意义。不过也有人问我,是不是把自己照顾好,然后再去帮助初中生,我觉得自己能够吃饱就已经够了。人家是学习阶段,虽然是义务教育,但生活上的开支真的需要帮助。

“有些事解释也解释不了”

澎湃新闻:父亲化名唐老师联系媒体,当时你知道吗?

汤丽莎:媒体(事后)联系我,我当时还不知道什么情况,后来媒体找到我我才知道。他们几个(三个学生)马上要上高中,父亲担心我们负担不起,所以联系的媒体。之前父亲也一直资助学生,那时候媒体也曾报道过他。报道这个事情之前,一直都是默默无闻,我希望的是,更多人去帮助孩子,帮助更多的孩子。

澎湃新闻:你怎么看待外界关于“父亲炒作你”的说法?

汤丽莎:有些事情解释也解释不了,他们没有经历过,所以他们不知道,我只要身边的人知道就可以了。我还是自己学习自己的吧,马上就要考试了,我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做。

不管他们怎么说,只要对那几个孩子有帮助就行了。每个人想法不一样,我们也管不了别人怎么想。

澎湃新闻:父亲是不是对你影响很大?

汤丽莎:我从小看着他捡破烂,当时特别辛苦,我们住在学校里面,他那时资助了好几个学生。有些姐姐毕业后回来看我们,后来也有记者来采访,很多人因此也来帮助我们,我就觉得自己应该像父亲一样,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学生。

受资助学生何虹汉家

5月16日,大足龙水镇,汤丽莎父亲资助过的学生何虹汉家租住的老房子里,用彩条布隔出几间,他的母亲一说到家里的情况就忍不住流泪。

澎湃新闻:你是家里的独生子女,去擦皮鞋的时候,父母会不会心疼你?

汤丽莎:我母亲挺担心我,他们知道后说,你做什么不好,干嘛去擦皮鞋,你去找一份正经的兼职嘛。其实也没什么,我晚上就回去了,觉得很多人都不能理解,可能除了累,还有就是放不下面子,但是我不在乎这些。

澎湃新闻:你父亲现在还资助学生吗?

汤丽莎:原来有一个,后来那个学生因为一些情况,好像没有再资助了。我父亲快50岁了,我希望他轻松些,不要太劳累了,我也想继承这一点去帮助别人。

澎湃新闻:最近的报道出来后,对你有什么影响吗?

汤丽莎:这两天,学校领导在了解我的情况,联系我的好心人也特别多,都想要帮助这几个孩子,我也在思考怎么去帮助他们。因为他们最近要考试,我到时候跟他们学校商量下。

澎湃新闻:三个孩子目前情况怎么样?

汤丽莎:他们很安静的学习,学校也会保护他们,避免受外界打扰。现在有不少人说想资助那三个学生,我想到时候让他们联系三个学生的家长。 澎湃新闻:有人听说你在考专升本,还准备以后考研,想资助你,但被你拒绝了?

汤丽莎:我已经是一个大人了,能承受所有的压力,完全可以养活自己了。我觉得他们应该把这些放在有需要的小孩身上,而且三个小孩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全国上下还有更多需要帮助的小孩。

“不觉得帮助别人有贫富之分”

澎湃新闻:你觉得自己是一个怎样性格的人,平时有什么爱好?

汤丽莎:不太熟悉的人,可能觉得我特别内向,熟悉了之后,我是一个特别开朗的人。我喜欢画画,有时候我画一天,有时候画一两个小时,很多时候自己都把时间都忘了。

澎湃新闻:你对未来有哪些规划?

汤丽莎:考进一所学校当老师,这也是我一直以来想法,我的理想就是当一名美术老师。

澎湃新闻:一些人认为你应该孝敬父母,改善自己生活,等条件好了再帮助别人,你怎么看?

汤丽莎:用一句话概括,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毕竟我之前也受到过别人的帮助,不觉得帮助别人就有贫富之分。其实我的家庭,现在也不是特别困难,我的父母也跟我说过,他们能够安排自己的生活,一直让我不用担心他们。我大一的时候,没有给家里汇过什么钱,但大二大三的时候,我不仅仅给孩子,也给家里汇过一些钱。平时省吃俭用会有些,可能买东西也会注意,但是并不是说没钱吃饭,有一些人不知道具体情况,说我这么穷还去帮助别人,实际上情况并不是这样的。

记者 明鹊

为他们点赞

“我受过资助,有能力也要帮助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