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志学医,改变家乡缺医少药面貌

每周一、三、五清晨,在湖南新晃县人民医院门诊楼,满鬓白发的杨文钦都会挽着妻子扎西志玛的手,准时前来坐诊。门诊室没有空调,墙壁斑驳,只有一张桌子、一张病床、一张供病人等候的长条椅。

扎西志玛负责排队叫号。约一半病人是从贵州慕名而来,腿脚上还沾着地里的泥土。

“哪里不舒服啦?”对每一个患者,杨文钦都耐心询问,如同对待一个孩子。对可以用“新农合”报销的患者,杨文钦不忘嘱咐他们,哪些可以报销,怎么去报销。

回想起为什么作出扎根家乡的决定,杨文钦说:“自己两个兄弟就是得了痢疾,无医无药病死的,那时候少数民族地区疾病猖獗,村民生病了就是请神送鬼,不相信医学。因此自己从小就立下为家乡医疗事业服务终身的承诺。”

新中国成立初期,杨文钦,这个侗乡的放牛娃,被选送到中央民族学院学习,后转至北京医科大学。他于此邂逅了同样是国家培养的少数民族干部、生于四川康定的扎西志玛。

毕业前夕,杨文钦和扎西志玛都在志愿表上许下承诺——回民族地区工作。然而在分配时,杨文钦被留在了北大医院,扎西志玛留在了北京友谊医院,但是他们始终没有忘记自己的誓言。

在北大医院经过严格的学习和训练,杨文钦通过了北大医院教师水平考核,选择胸腔外科作为专业方向。此时,扎西志玛也成为北京友谊医院一名优秀的妇产科医生。

1968年,夫妻俩毅然放弃在京工作的机会回到偏远落后的新晃。“留在北大医院工作谁不向往,将来做名牌大学教授是理所当然的,但是我觉得这不是我的目标,我的目标是改变家乡父老无医无药的状况。”杨文钦说。

信守承诺,扎根侗乡半个世纪

初到新晃,杨文钦夫妇被安排在大山深处的扶罗乡卫生院工作。当时乡卫生院只有一栋平房,6张病床,连一把手术刀和医用剪都没有。杨文钦向北大医院寻求设备支援,带回一批手术器械,外科、妇产科手术才得以进行。

在山高林密的侗乡,杨文钦夫妇有时甚至要步行两天为村民做手术,山里还有野兽出没。由于当地没有麻醉师,妻子扎西志玛既要自己做手术,还要当丈夫的麻醉师。

有一次,一位村民连夜赶到卫生院,说他的前妻难产身亡,现在的妻子又难产,跪在地上痛哭求助。杨文钦夫妇闻讯后连忙赶到产妇家,用门板搭建临时手术台,在马灯、手电筒的照射下,及时做了剖宫产手术。

由于婴儿滞塞产道时间较长,取出来时面色青紫、严重窒息。扎西志玛毫不犹豫地用口吸出了滞留在婴儿肺部的羊水,一声响亮的啼哭如一道光划破黑夜。

贫困落后的村民不相信现代医学,是杨文钦当时最头疼的事。为了让村民们相信脖子上是可以开刀的,杨文钦走几十公里山路,为一位妇女完成了甲状腺切除手术。回家途中,杨文钦却被毒蛇咬伤,生命垂危,经过抢救才免于一死。

1973年,杨文钦、扎西志玛调入新晃县人民医院。面对一个管理落后、专业设置薄弱的县级医院,他们先从开展外科、妇产科业务着手,进行传、帮、带,夯实基础。1983年,杨文钦接任院长职务,提出了科技兴院的号召,并将原只有4个管理体系的医院发展到行管、临床、辅助科室共30个管理体系。

经过一系列锐意改革,新晃县人民医院如今已发展成为功能完善、诊疗设备先进的现代化综合医院,享誉湘黔边界10余个县市。

耄耋之年,依然坚守在门诊第一线

风雨行医路,情系侗乡人。如今,83岁高龄的杨文钦依然坚守着服务家乡医疗事业的承诺。82岁的妻子扎西志玛与他相濡以沫,一同工作。

贵州岑巩县村民许自海带着家里人专程来找杨文钦看病。“以前得过腰肌劳损,开了好多次药都没用,心里特着急。”经人介绍,他找到杨文钦。杨文钦告诉他,不用住院吃药,回去弄点跌打损伤的草药泡酒吃就可以了。许自海按这个办法,果然大半年就好了。“我现在60岁了,还能屠宰和种田,杨医生确实是一个善良的好医生。”许自海感激地说。

杨老院长德艺双馨,他退休后,与妻子依然坚守在为病人服务的第一线,每年接诊8000余人次。如今已经成为湘黔边界地区外科医生的金字招牌。”新晃县卫计局局长吴长明评价说,岁月磨不去杨文钦夫妇对理想的忠诚,他们扎根贫困山区行医治病半个世纪,医德医术为世人景仰,是侗乡人民心中的“大医”。

“我和哥哥成年之前,觉得父母给的爱太少了。我第一次和哥哥包饺子,为了等正在给人看病的父母回家,结果煮出来都成了片汤。那个时候经常埋怨他们,现在理解了,觉得他们太了不起了!”谈起父母对家乡的奉献,女儿杨京华淌下热泪。

杨文钦不久前生了一场大病,能下床行走后,立刻又回到工作岗位。杨文钦感慨地说:“我还要继续看病。这个机会是党和政府给我的,我要把它用在为人民服务上。”

为他们点赞

向平凡的夫妻医生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