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礼晨和妻子刘颖难得一次碰面,还在商量工作的事。

“放心,阿姨交给我,我会一直把她送到登机口,交给航空公司的人带她上飞机,到时候拍照发微信给您。”2月4日,南京禄口机场T2航站楼安检口,机场地面服务部服务科刘颖跟乘客家属交接后,推着轮椅上的老人办理登机手续,老人即将搭乘飞机去广州探亲。

进入春运高峰模式的南京禄口机场比平日更加忙碌,每天500多个进出港航班,5万多名旅客。值机区、安检区、候机大厅,到处可见带着大包小包年货赶着回家过年的人。保障机场正常运转的几千名工作人员中,有100多对“夫妻档”,每到春节为了让大家顺利回家过年,他们小家的年味儿不免淡了许多。

妈妈,今天航班延误吗?能早点回家吗?”刘颖每天会准时收到7岁女儿发来的微信。“你怎么回答?”记者问。“我们一直教她要言而有信,现在只能选择不回答,因为回家的点没法说。去年女儿上小学,买了一块儿童手表,可以定位、发微信。不能陪她,起码可以知道她在哪里。”提起女儿,刘颖眼眶里泛着泪光。

“每天8点之前到岗,几点下班要看老天爷。大家都放假的时候,正是我们最忙的时候,大客流保障一点不能掉以轻心。”刘颖的老公戴礼晨说。“别看我们在同一个单位,最高记录一周没见过面,都不知道对方回没回过家。不怕你笑话,结婚11年,家里几乎没开过火。孩子在外婆、奶奶家轮流住。遇到雨雪,航班出现大面积延误,有时要忙一夜,早上困得睁不开眼睛。但只要能赶上,我还是撑着送孩子去上学,这是唯一能坚持的事。”刘颖说。

1997年参加工作,刘颖是地服部出了名的“救火员”,接送无陪护儿童、残疾人旅客,航班延误时配发餐点……哪儿需要她,她便赶赴哪儿帮忙。工作快20年,没对旅客说过一句重话,总是微笑面对。“遇到旅客刁难怎么办?”记者问。“我们经过心理学等专业培训,面对因为晚点情绪失控的旅客,除了表达准确、处事果断hold住场面外,更需要发自内心地理解和包容他们。”刘颖说。

与妻子整天面对旅客不同,候机楼里温度合适与否,跑道、行李系统是否运转正常,这些事是戴礼晨操心的。1月25日,南京出现罕见低温,航站楼水管冻住了,戴礼晨和同事组织抢修,一直忙到晚上9点多。“为了早上上学近点,女儿都是在奶奶家吃晚饭,然后我们接她回自己家。那天一直忙,忘记跟家里说,老人打不通我的电话,天寒地冻的,女儿一直等到半夜才睡,第二天是被拖出被子的。”戴礼晨寡言少语,谈起女儿却总是有话说,总是一脸愧疚。

“舍小家,为大家”,采访中这句话被“夫妻档”们反复提及。“我们部门有847名员工,一线工作人员平均年龄只有20多岁,管理岗位平均年龄也不过30多岁,这个年轻的队伍里有几十对‘夫妻档’。”南京禄口机场地面服务部党总支书记朱军说,“以前到了年二十九、年三十,机场几乎没什么人,现在越到过年越忙。今年春运,光增加的包机就达200架、400个航班,都是国际航线,往年最冷清的大年初一、初二,现在是航空出行高峰。这些‘夫妻档’虽然都在机场甚至在一个部门工作,但工作时就算近在咫尺也讲不上一句话,见不到面。如果老家在外地,春节一个上班,另一个也走不掉。”

在禄口机场值机区C岛,总能看到一个浓眉大眼、身穿黄马甲的年轻小伙一刻不停地疏导乘客,老弱病残孕等特殊旅客到哪个值机柜台,团队旅客到哪里办理值机手续,晚到的旅客怎么安排。“一看到小潘在,心里特别踏实。”地服部的“老大姐”刘颖这样评价潘昌松。就在几米开外的C25值机柜台,当班的是潘昌松新婚妻子郭蕊。“别看就在我面前晃来晃去,大部分时候压根没时间抬头看他一眼,只有他护送旅客过来办手续,我们按流程交接工作,各自忙,没有一句多余的话。”郭蕊性格外向,快人快语。去年10月刚刚结婚的小两口蜜月都没度,工作一天都没耽搁。

“作为机场的‘无忧大使’,我的工作就是让旅客方便、舒心出行。”1989年出生的潘昌松比同龄人显得更加沉稳。值机区C岛不长,小潘就在这“一亩三分地”一天来来回回几百甚至上千趟,只要上班,他的微信运动圈步数起码2.5万步。“这个不算啥,机场同事朋友圈,2万步只能排到几十名以外。”小潘说。

郭蕊是90后,值机柜台一个班要上24小时。“遇到航班多或天气不好,凌晨两三点还在忙是常有的事。不管什么时间,我们都要微笑着面对旅客,提供优质服务。”郭蕊说,小潘以前也在值机柜台,有时候排班夫妻俩正好挨着,可一个24小时班下来,愣是没空聊上一句。

猴年春节,禄口机场的很多“夫妻档”,也要在各自工作岗位上忙碌着。“春运、暑运,大家忙着回家、轻松出游,我们更忙。要说春运跟平时有什么不同,应该是加班。”刘颖说。郭蕊、潘昌松小夫妻虽然工作时间不算很长,但几年来春节都在机场过。“团圆?我们什么时候回家,全家人什么时候吃团圆饭。”郭蕊说。

为他们点赞

猴年春节,禄口机场的很多“夫妻档”,他们在各自工作岗位上忙碌着,确保每一个人安全到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