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游戏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酒香
网易首页 > 网易政务 > 正文

记者内蒙古扶贫驻村调研提出三问

2017-06-05 10:22:48 来源: 人民日报(北京)
0
(原标题:驻村三记(特别报道) ——来自内蒙古杭锦旗巴拉贡镇昌汉白村的精准扶贫驻村调研)

记者内蒙古扶贫驻村调研提出三问

记者下厨做菜,与贫困户同吃。

记者内蒙古扶贫驻村调研提出三问

记者冒雨在龙头企业水果大棚里采访。

记者内蒙古扶贫驻村调研提出三问

记者在贫困户白三子家采访。

编者按:5月,本报记者顾仲阳在内蒙古鄂尔多斯市杭锦旗巴拉贡镇昌汉白村驻村调研一个月。本期摘发三篇他写的驻村手记。手记里不仅记录了中国农村脱贫致富的真实进程,也向我们展示了他对贫困问题的思考。希望这些手记,可以让您更真切地看到当下的乡土中国。

5月3日 大风

他们为什么贫困?

在我走访的贫困户中,几乎每家都有病人,全村因病致贫率超过八成。鄂尔多斯市出台了一系列医疗扶贫举措,但整体上贫困户的医疗支出还是偏重

调研精准扶贫,自然先要精准识别贫困原因。

巴拉贡镇位于鄂尔多斯市最穷的杭锦旗的西北部,昌汉白村位于巴拉贡镇的西北部。“西北的西北”,至今仍戴着明显的贫穷标签。

鄂尔多斯市的贫困人口分为两类:一类是国家级贫困户,另一类是市级贫困户,以低于该市农村牧区低保线4968元(2015年)为收入标准。昌汉白村常住人口475户1580人,人均耕地不足3亩,以种植玉米和葵花为主,养羊和打工是村民其他主要收入来源。2016年全村共有贫困户165户,其中国家级贫困户38户、市级贫困户127户。

这里的贫困户是怎样的生产生活状态?他们为什么贫困?如何脱贫?

驻村期间,我一有空就入户,七社代玉飞家的贫困状况在昌汉白村挺有代表性。

一张旧床、一张旧桌,崭新的易地扶贫搬迁新房里,没有一件像样的东西。代玉飞是去年精准识别工作“回头看”后递补上去的国家级贫困户。“全村总共38个国家级贫困户指标,实际上不够用,代玉飞家更贫困,所以递补了上去。”帮扶代玉飞的第一书记杨恒解释道。

代玉飞的老婆王二仙患有精神疾患、高血压、脑梗,多病缠身的她基本没有劳动能力。代玉飞自己也患有脑梗和前列腺病,夫妻俩一年下来看病吃药需要自费6000多元。

在我走访的贫困户中,几乎每家都有病人,昌汉白全村因病致贫率超过八成。“老伴这两天又去旗里看病了,我自己前年做了血管瘤手术。每年辛辛苦苦挣个两三万元,看病就得花1万多。”三社的白三子掀起上衣,露出肚子上一道深深的手术伤疤,也促使我更深入了解因病致贫的“病根”。

记者采访了解到,虽然鄂尔多斯市出台了一系列医疗扶贫举措,但整体上贫困户的医疗支出还是偏重。这一方面是政策层面整合不够、针对性有待提高,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地广人稀,贫困户平时有个头疼脑热,习惯在赤脚医生、村里药店看病、买药,很多没发票,费用报销不了。

除了因病,代玉飞家还因学致贫。女儿在呼和浩特上大学,一年生活费得1万多元。虽然教育扶贫补助、雨露计划补贴等好政策,基本上让昌汉白村的寒家子弟不再因贫失学,但不轻的生活费开支,还是很多贫困家庭一项沉甸甸的负担。

看完支出,看收入。2015年代玉飞一家收入构成中,打零工是最大来源。矮小瘦弱的他靠在建筑工地做技工,挣了1.6万元,因此还扭伤了胳膊,至今还没好利落。加上政策性收入,扣除开支,全家人均纯收入2000元。

识别为贫困户后,2016年代玉飞家享受到了10多项扶贫政策。其中,产业扶贫政策相当给力。亿利资源集团免费发放了10只基础母羊,鄂尔多斯慈善总会免费发了5只“扶贫羊”,产业扶贫项目帮他建起了棚圈和储草棚,2016年代玉飞靠畜牧业增收近8500元。更重要的是母羊下羔,羊羔养大后卖,如此良性发展,输血式扶贫变成了造血式扶贫。村里搞美丽乡村建设,靠在家门口打工,2016年代玉飞务工收入2万元。今年,和全村所有贫困户一起,代玉飞顺利进入脱贫巩固期。

然而,昌汉白村贫困群众稳定脱贫仍面临挑战。最大的困难在于占大头的打工收入难以持续,今年美丽乡村建设收尾,5月上旬种完玉米后,代玉飞一直没打上零工。

勤劳肯干的代玉飞准备多养羊来弥补打工收入的减少。为此,今年家里的7亩地他种上玉米当饲料。下一步他准备借点扶贫小额贷款,年底把养羊规模扩大到60只。“按照最近的行情,出栏一只能挣200元。” 代玉飞说。

以种促养,以养增收,是昌汉白村实现稳定脱贫的重要一招,但也面临羊肉价格大起大落的风险。很多贫困户告诉记者,吃点苦不怕,最怕羊肉价格再像前几年那样一个劲地往下掉。

5月11日 沙尘暴

稳定脱贫靠什么?

好葡萄卖不上好价,挣钱的大棚也有群众不爱种。贫困地区发展脱贫产业着实不易,但这是稳定脱贫增收绕不过去的路,认准了就要迎难而上

今天赶上了沙尘暴。顶着大风扬沙在贡源葡萄厂种植基地采访,在葡萄厂的生产用房里,记者尝了几颗葡萄,真心很甜。就是这么好的葡萄,才卖4元一斤,有时甚至还会积压烂市。即使这个价格,每亩纯收入也能达到8000元,是种玉米、葵花收入的5倍以上。

随着驻村调研的深入,记者发现,脱贫摘帽不难,但稳定脱贫、增收致富不易,和昌汉白村一样,整个巴拉贡镇都面临这个挑战。调整种植结构,增加农民收入,在全镇上下已是共识。

巴拉贡镇工会主席杜蕾告诉记者,镇里的农民主要种玉米和葵花。与前两年相比,种玉米收入整体上减少两成左右;受市场价格波动和自然灾害影响,种葵花收入稳定性也不太高,这在较大程度上形成了一种调整种植结构的倒逼机制。另一方面,巴拉贡的灌溉条件、气候条件也适合发展果蔬产业。镇党委书记刘志军介绍,近年来,巴拉贡镇把调结构、增收入作为重要工作抓手。

贡源葡萄厂是巴拉贡镇调整种植结构、促进产业发展的一个缩影。镇里在这方面起步较早,早在10年前,就建起了精品葡萄和精品西瓜种植基地,效益是种植传统作物的好多倍。不少村子也在积极探索调整种植结构。去年,昌汉白村建设了300亩集体经济林示范基地,带动80户贫困农户增收。

但整体而言,龙头带动还不够强有力,盆景没能成风景。贡源葡萄厂目前葡萄种植才100多亩,季节性用工最多时也就五六人。名字叫葡萄厂,其实基本相当于一个家庭农场。镇里的精品葡萄和精品西瓜种植基地,规模也都只有100亩出头,对农户的示范带动作用比较有限。

贡源葡萄厂好货没卖上好价,让杭锦旗旗委书记金广军感叹,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篇大文章,贫困地区培育主导特色产业,一起步就要走优质优价发展之路。

其实,昌汉白村就有成功案例。

“他这里的超甜西瓜一斤20元,当地人还买不到。” 说起昌汉白村超甜西瓜种植基地承包人郭洪泽,十里八乡几乎无人不晓。

下午5点半,我来到基地大棚。老郭种的是老家山东省潍坊市寒亭区固堤镇的超甜西瓜,销售也主要卖到老家。老郭这样舍近求远,就是为了让品牌价值最大化:他种的是自己注册了30年的品牌西瓜——郭牌西瓜,好品质好口碑日积月累,老家几乎无人不晓。“这里种西瓜的条件比我们老家好多了,但本地一般的西瓜两元钱一斤都没人要,我的郭牌西瓜20元一斤还供不应求。”郭洪泽不无自豪地说。

巴拉贡镇确实能种出品质一流的蔬菜瓜果,但要做出一流的果蔬产业,在提质提量上还有很多文章要做。

更好发挥龙头的引领带动作用,是巴拉贡镇“果蔬富民”的必由之路。镇里目前基本没有像样的龙头企业。当地出产的水果基本上都卖鲜果,抵御价格波动能力差。

金广军说,政府要通过以奖代补等形式,支持企业做大做强,与农户建立紧密的利益联结机制,发展模式成熟后加快推广。为促进果蔬产业发展,巴拉贡镇正筹划配建气调库。

镇党委副书记张勇亮介绍,镇里很多地方适合发展大棚果蔬产业,但不少农民不爱种,一来需要精耕细作,大棚干活太热太累;二来觉得见效期长。“下一步政府还要多引导,通过‘走出去、请进来’,开拓农民的视野,转变他们的观念。”

贫困地区培育一个主导产业不容易,培育一个脱贫产业更是难上加难,但这是巴拉贡镇稳定脱贫增收绕不过去的路,认准了就要迎难而上,不断开辟新天地。

5月21日 雨

打工机会在哪里?

家门口找不到活,外出务工也难,这样的纠结,昌汉白村很多贫困户都有。创新技能培训和劳务输出服务方式,是下一步政府该发力的方向

分析昌汉白村贫困户收入构成不难发现,打工收入是脱贫顶梁柱。稳定脱贫,最当紧的就是稳住打工收入。但记者采访发现,这个难度还真不小。最突出的问题是,该上哪里去打工?

47岁的郭建祥是昌汉白村六社贫困户,打工收入是他家主要生活来源。他先后在巴拉贡镇里的硫化碱厂、制铁厂和玉米淀粉厂打了15年工,但无奈这些民营企业先后倒闭。去年开始,他只好在镇里打起了零工,受雇于承包绿化工程的老板,给树浇水,1天100元,吃苦耐劳的他几乎全年无休,挣了3.6万元。

按照郭建祥的想法,今年他还是优先考虑在家门口打零工。前两天,他主动给去年雇他的绿化工程老板打电话,问有没有活干,老板回复说,今年都上滴灌了,目前不需要人。

“干吗不外出务工呢?”面对记者的提问,郭建祥表情复杂。其实,他也曾经有过外出务工的机会。2008年玉米淀粉厂负责人赏识他干活卖力,想让他去山东的总厂干。当时母亲得癌症七年后过世,妻子得了抑郁症,郭建祥实在走不开。“当时我月工资1400多元,要是过去了,能挣六七千元。” 郭建祥懊恼地说。

如今再考虑外出务工,郭建祥顾虑重重。一怕出远门打工,家里的地就种不了。种玉米,一年要浇7次水,整个生产社一起浇,每次都需要连续盯上10来个小时,“这活我走后,家里没人干得了,也找不到人帮忙,请假回来也不现实。” 郭建祥说,以前的工友在临河建筑工地上打工,因媳妇生病回老家看望,呆了1个多星期,再打电话给老板,人家就不要他了,40多天、6000元的工资,一分钱都没给。二怕找不到工作。“出去打工,两眼一抹黑,都不知道上哪里找打工机会。” 郭建祥说。

看他如此纠结,记者帮着算了一笔账,10亩地自己种一年纯收入9000元不到,租出去每亩400元,少挣5000元收入,外出打工不用3个月就能挣回来。“你到城里找家劳务公司,经过培训后,他们会给安排具体工作。”但郭建祥还是下不了决心,他内心深处,还是想在家门口打工,家庭挣钱两不误。

在郭建祥犹豫不决时,村里五社的杨金元从城里务工返乡了,因为“城市套路深,只好回农村”。

杨金元是村里的能人。2010年,他带着乡亲组建了一支施工队,到阿拉善市分包工程。“一开始还算顺利,后来遇上了一个黑心老板,不给结工程款。起诉至法院,判我赢,拿东西顶账,根本变现不了。”工人是杨金元带出来的,工资只能由他付,害得他欠下一屁股债。

无奈之下,2015年杨金元返乡,但他还想东山再起。去年杨金元重操旧业,又带上工程队去巴彦淖尔市承包美丽乡村建设小工程,结果同一条路上再次摔倒:工程钱只拿到一半,工人工资在政府介入下才得以解决。

家门口找不到活,外出务工也难,这样的纠结,昌汉白村很多贫困户都有。

“政府部门有啥营生给我介绍一下,我上有老下有小的,干活吃点苦都没问题的。”坐在记者对面,昌汉白村贫困户刘玉山一个劲地猛抽烟。然而,巴拉贡镇工业基础薄弱,服务业也不发达,就业机会不多。“政府部门服务不到位,我到附近的旗县打工,全是自己找的零活,基本都干不长。”

对此,镇里的劳动保障所所长白海云回应说,企业有什么招工信息,旗里组织什么培训,他们都会通过发布告到社区、发微信给村里负责人等形式告知,但可能在打通入户“最后一米”上存在一定的问题。

从白海云那里记者获得了一张最近旗里组织劳务培训的公告:学费全免,食宿自费。“到旗里160多公里,参加培训就得住宿,花这个钱我可不去。”对于这样的培训,大多数贫困户并不买账。

对此,鄂尔多斯市扶贫办主任胡亚格表示,针对地广人稀等特点,下一步要在扶贫技能培训上创新形式,多采取送培训下乡、补贴贫困户食宿费用等形式,让培训更亲民,发挥更好实效。

《 人民日报 》( 2017年06月05日17版)

林浩 本文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责任编辑:林浩_NY6408
0人参与

习近平视察北京3周年

国家机关网站导航

地方导航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