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政务 > 正文

1950年:“扫盲”字眼消失 一个落后时代的远去

2014-09-17 16:04:49 来源: 新华网
0
分享到:
T + -

图为1952年,山西省平顺县西沟村李顺达农林畜牧生产合作社的妇女识字小组在上课。新华社记者陈之平摄(资料照片)
图为1952年,山西省平顺县西沟村李顺达农林畜牧生产合作社的妇女识字小组在上课。新华社记者陈之平摄(资料照片)

新华网北京9月6日电 高家柳沟村只是山东省莒南县县城东北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山村。然而,50多年前,这里的300多户农民却个个是明星,他们的“识字经”更是全国争先效仿的典型。

新中国成立伊始,全国6亿人口中有4亿多是文盲,相当于总人口的80%,农村的文盲率更是高达95%以上,有的地方甚至十里八村都找不出一个识字的人。

“中国人民在政治上翻了身,但如果不识字,做睁眼瞎,就不能在文化上翻身。”当时在教育部负责成人教育事务的老干部李吉元说。为此,党中央迅速作出决策、部署。1950年,第一次工农教育会议明确指出:“推行识字教育,逐步减少文盲。”当年,高家柳沟村全村只有9个人识字。合作社找到其中7人作记账员。可他们识字不多,社员的名字、农具、肥料等很多都写不上来。他们只好用画圈、画杠代替,时间久了,圈杠满天飞,成了一笔糊涂账。

迫不得已,高家柳沟团支部创办了记工学习班,想尽办法组织社员学识字。社员们从学写身边人的名字开始,逐步学到土地、农活和各种农具的名字。初春了,他们边春耕边学习“春耕”这个词;推车送农家肥了,他们就学习“车襟”“推车”之类的词。

为了防止“不用就忘”,学员们利用劳动间隙,在田间地头开起了学习班。2个半月过去,参加学习的115名青年中有19个能当记账员,92人能记自己的工账。得知高家柳沟村的扫盲工作,毛泽东同志十分高兴。1955年12月,他对该村创办记工学习班的经验作了亲笔批示。

“很快,各地纷纷开始编写扫盲教材,举办形式各样的扫盲班,扫盲运动被推向高潮。”李吉元回忆说。

1956年,中共中央、国务院《扫除文盲的决定》的发布将扫盲工作提高到了空前的高度,第一次把扫盲作为国家发展大计。

国家获得独立、民族获得解放,点燃了人民群众对知识的渴望,激发了人民群众对学习的热情。在扫盲运动中,各地基层群众创造出很多很好的教学形式。例如,工矿企业采取“长班短班结合、集中分散结合、脱产业余结合、自学辅导结合”等形式,农村采取了“农闲多学、农忙少学、大忙放学、忙后复学”等形式,做到了“学习方法大家找,怎么方便怎么好。安排活茬挤时间,能学多少学多少”。

到1957年上半年,全国原有文盲中已有2200万人脱盲,并已有160万人达到高小和初中毕业文化程度。广大的工人和农民学习文化后,生活和生产方面都发生很大的变化。许多学员在扫盲的基础上,进一步学习文化技术,成为新中国建设生产一线的骨干。

国家语委副主任、教育部语言文字应用管理司司长王登峰说,1958年,在党中央、国务院的高度重视和紧密部署下,一套基于我国国情的《汉语拼音方案》颁布,进入小学生课堂。由此,全国持续进行的扫盲运动又迎来了学习汉语拼音和普通话的热潮。

“汉语拼音好处大,帮助我们学文化。我们大家欢迎它,治好了几十年睁眼瞎。”在当年被推崇为汉语拼音学习模范的山西省万荣县,很多年过八旬的老人仍然记着这首用汉语拼音读会的诗。

在汉语拼音的助推下,截至1964年,全国15岁以上人口的文盲率下降到了52%;1亿多人摘除了文盲的帽子。然而,文革造成了我国扫盲工作的停滞,使一部分好不容易“脱盲”的群众重新进入文盲行列。直到上世纪80年代,我国的文盲仍有2亿多。

但是,党和政府对扫盲的重视从未停止,国人对识字的热情从未消退。1986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颁布实施,我国的基础教育事业突飞猛进,扫盲工作也迈上了一个新台阶。

此后,经过长达15年的艰苦奋斗,我国的扫盲工作终于在世纪之交取得了历史性的突破。2001年初,中国向世界宣告已实现“基本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基本扫除青壮年文盲”的战略目标。全国成人文盲率降至9.08%,青壮年文盲率降至4%以下。

对于一个有着沉重人口压力的大国来说,甩掉“文盲大国”的帽子不仅意味着扫盲工作的成就,更预示着中国在新世纪的腾飞。

2000年中国基本实现扫除青壮年文盲的目标后,扫盲工作并未止步不前。中国颁布了一系列有关扫盲教育的政策法规。2004年,又启动了《西部地区“两基”攻坚计划》,提出“到2007年,在中国西部地区基本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和基本扫除青壮年文盲”的目标。

为了有效堵住新文盲产生,中国同步实施扫盲教育与普及义务教育,积极组织15岁以下未入学的适龄儿童到学校进行补偿教育。国家实行农村义务教育“两免一补”的政策,保证绝大多数适龄儿童在义务教育阶段有学可上。

到2007年底,“两基”攻坚计划如期完成,我国全民教育达到了一个新水平。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松浦晃一郎评价说:中国扫盲工作已取得巨大成就,为其他发展中国家树立了榜样。

2009年初,教育部“扫盲教育处”从建制上被取消了。“这证明以识字为目的的扫盲工作已接近尾声。”曾任扫盲处处长的王岱说。

进入新世纪,文盲的定义发生了变化。2005年,联合国将新世纪文盲分为三类,一类是不能读书识字的人,一类是不能识别现代社会符号(即地图、曲线图等)的人,还有一类是不能使用计算机进行学习、交流和管理的人。

近年来各级政府部门组织的送科技下乡等活动,受到广大农民的欢迎。如今扫盲课堂上讲的,是“怎样使用电脑”“怎样使用洗衣机”等生活常识。

王岱说,我国新阶段的“扫盲”工作将由12个部委分别承担,它们将针对失学儿童、出国劳务人群、进城务工人员等开展有针对性的扫盲,帮助他们获得工作机会、改善生活状况。

“不管扫盲的内容怎么变,祖国落后贫穷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了!”李吉元说。

陶默媛 本文来源:新华网 作者:吴晶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行稳致远——"一带一路"五周年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政务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