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政务 > 正文

在抗美援朝战争的岁月里

2013-11-21 16:20:45 来源: 新华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口述者简介:阮万钧,安徽芜湖人,1928年11月出生,1942年12月参加新四军,1943年12月入党,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1982年9月离休。先后两次被南京军区表彰为“先进离休干部”,多次被省、市表彰为“关心下一代工作先进个人”,被共青团中央、全国少工委授予全国一级“星星火炬”奖章。2001年出版了个人回忆录《难忘的岁月》。离休30多年作传统报告260多场,听众达14万多人次。

1950年6月25日,朝鲜内战爆发了。6月27日,美国总统杜鲁门公然宣布派遣武装力量,扩大侵朝战争;同时宣布,派遣第七舰队,侵占我国领士——台湾省。

美帝国主义侵略军越过三八线,向我国边境推进。周恩来总理代表中国政府发表声明:“中国人民绝不能置之不理”。但是,美帝国主义不顾我国政府多次严正声明和警告,仍然令其侵朝部队向我鸭绿江进犯,美帝飞机不断侵犯我国领空,对我城乡进行扫射和轰炸,已经直接威协我国的安全。

党中央、毛主席及时地作出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战略决策,决定派遣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抗击美帝侵略,支援朝鲜人民的反侵略战争。

1950年年底,炮兵63师接到赴朝作战的光荣任务,在师党委的领导下,全师立即进行入朝作战的各项准备工作。

当时,我在炮兵63师司令部任机要科长,面对美帝国主义侵略军的疯狂气焰,横行霸道的侵略行径,全师指战员都感到非常气愤,纷纷报名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我也报名参加志愿军,决心和全师指战员一起,开赴朝鲜和美帝国主义侵略军血战到底!

离沪入朝

炮兵63师的前身是高炮3师,在上海市余庆路。这个部队具有光荣的革命历史,是华东野战军的一个组成部分。早在开封战役,因缴获一挺美造“寇尔特M2”型12.7高射机枪,因而建立了第一个高射机枪班。济南战役后,我华野成立了一个高射机枪队。淮海战役后,成立了高射机枪营。上海解放后,又成立了高炮团。

1950年2月6日,蒋匪飞机对上海进行大轰炸,杨树浦发电厂被炸坏,停电一个星期,经济上造成很大损失。为了保卫社会主义建设,保卫祖国领空安全,中央军委和华东军区党委决定,以步兵100师机关及一部分部队为基础,组建了“中国人民解放军高射炮兵第三师”,并配备了新式武器装备。部队在上海市一边训练,一边担任上海市城市防空任务。

1950年底,中央军委决定,以高炮3师为基础,组建“中国人民志愿军炮兵第63师”,由担任城市防空任务,改为野战防空任务,并准备赴朝作战。

接到命令后,部队首先进行了整编,有的部队留在上海继续担任城市防空任务,有的改为野战高炮兵。因而全师进行一系列的思想、组织、物质准备工作,并进行了紧张的战前军事训练。

师团领导干部也进行了调整,原师长李大磊和师政委杨汉林同志都分别调到上海防空司令部和华东军区政治部工作了。由吴忠泰同志接任师长;李云龙同志接任师政委。

1951年3月初,上海市委、上海警备司令部、上海防空司令部首长郭化若等领导同志在上海国际饭店三楼设便宴招待炮63师的科、团以上干部,对我师离沪入朝作战表示热烈欢送。

1951年3月6日、7日、8日三天,我师领导机关和各团分别在上海江湾车站,分八批乘军用列车离沪赴朝。在北上途中,各团高炮(机)分队,都充分做好了战斗准备,黑洞洞的炮口警惕地指向远方的天空,随时准备打击美机的突然袭击。列车到达沈阳车站时,已经感到战争气氛了,沈阳全城实行灯火管制。列车在沈阳停留片刻后,继续向丹东方向开进,于3月13日到达丹东市。这里离朝鲜仅一江之隔,战争气氛更加浓厚,每天都要有几次空袭警报。这时,我奉令到东北军区炮兵司令部开会,并领取我师与东北军区炮司通报的密码。当我返回丹东时,我师大部分部队已入朝作战,只剩下最后一列火车,满载着后勤机关及后勤部队,列车由师参谋长刘冠勇同志统一指挥,于是我就乘坐这列火车赴朝。

1951年3月16日下午5时,列车离开丹东车站,向鸭绿江大桥开进。同志们唱着“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的《志愿军战歌》,表达了我师全体指战员“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坚定意志。列车过了鸭绿江大桥,就到达朝鲜的中等城市新义州。出现在我们面前的不是一座美丽的城市,而是残垣断壁,一片废墟。同志们目睹此情此景,深深地感到,只有“抗美援朝”,才能“保家卫国”。否则,朝鲜人民今天遭遇的苦难,明天也会降临在中国人民的头上,更加体会到党中央、毛主席号召“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伟大意义。

当我们的列车行进到朝鲜宣川附近时,被美帝夜航的轰炸机发现了。敌机是非常狡滑的,它首先将列车前进方向的铁路炸断,尔后又飞临列车上空投掷了四颗照明弹,在照明弹强烈光线的照耀下,整个列车清清楚楚地躺在铁轨上。敌机反复向我列车进行轰炸和扫射。刘参谋长命令我师高射机枪分队向敌机及照明弹射击,由于是夜晚,敌机看到我们,而我们却很难提前发现敌机,等我们看到敌机,它已经飞过去了。因此,我高射机枪火力虽然猛烈,但效果不大。不一会,我们列车上的汽车有五、六辆被敌机击中起火燃烧,刘参谋 长命令列车上机关、部队全部撤离列车,向铁路两侧疏散、隐蔽,高射机枪分队也从列车上撤下来,占领铁路两侧有利地形,继续向敌机射击。这天夜里,我们与敌机战斗了四、五个小时,直到凌晨三时,才结束了战斗,我们伤亡了几个同志。第二天上午,在空军机群掩护下,将我们这列打坏的列车又拖回丹东市。

我们在丹东市稍作整顿,妥善安置了伤员后,又继续赴朝了。这次我们接受乘坐火车被动挨打的经验教训,不坐火车了,改乘自己的汽车入朝,比较顺利的到达朝鲜平安南道永柔郡。

我师入朝后,第一个任务就是保卫永柔飞机场。师部住在次七里。各团分别占领有利地形,构筑好高炮阵地和人员、汽车掩体,就投入作战了。每天都有一、二十批次美机前来袭扰,每批多则100多架,少则10几架,都被我师集中火力击退。

打出军威的一次战斗

1951年4月8日,我师与美帝空中强盗进行一次连续12小时的陆空搏斗,这次来犯的敌机,不仅轰炸我师保卫的目标——永柔机场。而且,从多方向,以多批次向我师各团高炮阵地进行猛烈攻击,妄图消灭我有生力量。

4月8日早晨6时20分,第一批近百架敌机飞临永柔机场上空,我师各团在师指挥所统一指挥下,集中火力对威协最大的敌机群进行猛烈射击。“轰!轰!轰!”,“嗵!嗵!嗵!”、“哒!哒!哒!”。一枚一枚复仇的炮弹射向敌机群,当即击落敌机一架,击伤敌机数架,首战告捷。当敌机驾驶员跳伞降落时,我师608团一连指导员孙藻训同志带领一名战士前往抓俘虏。他大声命令道:“举起手来,缴枪不杀!”这个美军飞行员乖乖地举起双手,向我投降。

附近,朝鲜老百姓纷纷从防空洞里跑出来,观看一场紧张、激烈的陆空战斗。有个朝鲜老大爷伸出大姆指高兴地说:“吉原棍,曹斯米达!”(志愿军,顶好!)

美帝空军不甘心失败,继续采取多方向、多批次向我师各团高炮阵地,进行轮番攻击。我师各团指战员越战越勇,越战越顽强,与敌机展开针锋相对的、面对面的“拼刺刀”式的陆空搏斗,又打落打伤敌机多架。这一批敌机被击退,另一批敌机又飞来向我攻击。就这样,从早晨六时二十分开始,一直打到下午六时二十分才结束战斗。

师指挥所统计了一下,这一天与敌机整整战斗了十二个小时,击落美国F80、F84型战斗轰炸机5架,击伤美F80、F84型战斗轰炸机8架,俘美飞行员一名,打死打伤美帝飞行员多名。但我们各团也有多人伤亡。

4月8日这一仗打得好,不仅打痛了美帝国主义空中强盗,而且,也打出了我师的军威。原来,我们预计第二天美国飞机还要来进行报复性的空袭。但是,自4月9日起,连续有20多天,敌机不敢飞临我师保卫目标的上空进行袭扰,只是在我师高炮火力圈外转来转去。

通过这次战斗,使我们对美帝“纸老虎”本质有了进一步认识。在战略上要藐视美帝,敢于和他作斗争,这样,美帝国主义就怕你。

在战术上,又要重视美帝,要根据美国空军的战术特点,研究我军对策,部队在战术、技术上要过硬,要有歼敌的真本领,这样,才能把敌机打下来,才能打出我军的军威来。

为了总结这次战斗经验,以利再战。师首长决定召开作战会议,着重交流这次战斗的战术手段及经验。出席会议的有师首长、各团首长、师、团作训部门负责同志及师司令部有关科的负责同志。会议由师长吴忠泰同志主持。

608团团长芦康民同志在会上介绍了他们“集中火力向敌机射击”击落敌机的体会。607团团长李玉昆同志、609团团长罗克廉同志也在会上发了言。这次会议开得好,开得及时,除了交流作战经验外,对敌机的活动规律及战术特点进行了分析研究,并研究了我们应采取的措施,对我师各团指挥员提高战术水平和指挥能力有很大帮助。

保卫平壤美林机场

1951年10月,我师奉令开赴朝鲜首都平壤美林机场,担任掩护机场的光荣任务,师部住在寺洞里。朝鲜人民军空军一个联队也驻在寺洞里的一个坑道里,我师与他们保持了密切的联系,师首长与朝鲜人民军空军首长互相访问、互相学习,干部、战士也互相往来,互相学习,充分体现了中朝两国人民和军队在抗击美帝侵略的斗争中,所形成的伟大友谊和战斗团结。

1951年10月25日,朝鲜平壤市人民委员会在牡丹峰剧场召开“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一周年”大会,邀请我师派代表参加,根据师首长指示,我和李志然同志代表炮兵63师前往参加。会后,观看了朝鲜人民军文艺团体演出的精彩歌舞节目。

在守卫平壤美林机场的日子里,我师主要与美帝国主义B—29型重轰炸机进行斗争。这种重型轰炸机,又名叫“超级空中堡垒”,一般均在6000米—8000米高空飞行,对机场实行水平投弹(不需俯冲),投下炸弹就返航,对我守卫的机场破坏很大。我师也击落B—29型重轰炸机一架,击伤B—29型重轰炸机数架,俘美飞行员9人。

粉碎美帝的“绞杀战”

1951年年底,美帝国主义为了配合正面军事进攻,集中侵朝空军主要力量,对北朝鲜实行所谓“绞杀战”。每天出动大批飞机,对我铁路运输线上的桥梁、枢纽部,进行狂轰烂炸,妄图将粮、弹补给线切断,卡住脖子,使我不战自溃,阴谋何其毒也!

为了粉碎美帝国主义毒辣阴谋,志愿军总部首长决定,抽出一部分高射炮部队保卫铁路交通线。我师奉命担任顺川至成川,成川至阳德一线铁路交通线的防空任务。并抽调三个独立高炮团、五个独立高炮营归我师统一领导与指挥。师部住在成川西南的大坪里。

我师建制各团和归我师指挥领导的三个独立高炮团、五个独立高炮营都在铁路交通线上与敌机展开激战,都取得较大的战果。

1952年5、6月间的一天上午,我们师部驻地大坪里上空,突然飞来24架美帝F—84战斗轰炸机,掩护一架直升飞机,在我师各团保卫目标周围反复轰炸、扫射,并进行观察、搜索,我们开始并不知道美帝飞机在我师上空玩弄什么花招。直到下午,才弄清了是怎么一回事,原来是美军侵朝第八军军长范佛里特的儿子、美空军中校小范佛里特率机群袭击我师保卫目标,被我师高射炮火击落,小范佛里特下落不明,这批战斗机和直升机是来营救小范佛里特的。志愿军司令部电报指示我师:“要迅速派出小分队到附近山区搜索,务必将小范佛里特抓获。这将对敌我双方正在进行的停战谈判,具有一定的政治意义”。

我师接到电报后,立即派出数支小分队到附近山区进行搜查,并与朝鲜地方政府联系,请他们动员群众配合我们搜索。经过一天的搜查,在山上拾到美空军中校小范佛里特戴的飞行帽,被击坏的挡风玻璃碎片、地图等物,没有发现小范佛里特。据我们估计分析,小范佛里特被我师炮火击中后,拖着燃烧的大火和黑烟,向西海岸海里坠落,可能掉到海里淹死了。

敌机尝到我师高炮火力猛烈准确厉害滋味,很长一段时间不敢飞临我师高炮火力圈上空袭扰。

根据志愿军司令部的指示,及炮兵六十二师介绍的经验,我师各团也抽出一部分高炮(机)小分队,对没有防空火力的地区进行游动射击或打埋伏,进行突然射击,这样,也取得一些战果。

经过我师和各兄弟高射炮部队共同努力,美帝国主义的所谓“绞杀战”也以失败而告终。朝鲜北方铁路运输线畅通无阻,源源不断地将军用物资和武器、弹药运到前方,及时补充各部队,有力地保持我军持续作战能力,沉重地打击了敌人。

参加夏季反击战役

1953年4月23日,朝鲜停战谈判恢复,为了大量消灭敌人,积极配合谈判,我军发起了大规模夏季反击战役。志愿军司令部决定,抽调我师607团(中高炮团)开赴东线上甘岭地区,配合20兵团反击敌人。607团的作战任务:

①打击敌人的战斗机、轰炸机,掩护我军指挥所和步兵,炮兵的战斗行动;

②驱逐敌人的指挥机和炮兵校正机,宣传机,将敌机驱逐在8000米高空以外,以减少对我军的损害。

1953年6月15日,敌人在我两个军反击正面,出动240架战斗机,轰炸机,对我实施狂轰烂炸,配合美伪军地面部队实施反扑,当即遭到我高炮部队的猛烈,沉重打击,这一天,被我击落、击伤的敌机各3架,迫使敌空中编队轰炸炮兵阵地的八批B—26轰炸机,慌忙投下炸弹,对我没有造成损失,保证了我军炮兵阵地及指挥所的安全,受到志愿军司令部炮指的通报表彰。

1953年7月19日,敌人组织了七个师的兵力,在200多架飞机配合下,又对我实施反扑,战斗空前激烈。在这种严重复杂的情况下,我师607团指挥所,机动灵活的运用兵力,区分射击任务,以二分之一的火力,打击敌战斗机、轰炸机;以二分之一的火力,打击敌校正机、指挥机,部队英勇奋战,在中、小高射炮和高射机枪密切配合下,构成了密集的火网,大大发挥了高射炮火的威力,有力地抗击敌人反扑。全日击落敌机五架,击伤敌机七架。

我师607团在夏季反击战役中,以熟练的技术,精确的射击,在不到两个月时间里,共击落、击伤敌机71架,使敌机望而生畏,为夏季反击战的全面胜利立下战功,取得辉煌战果,分别受到志愿军总部和60军、67军、54军首长、机关、部队的表扬和称赞。

在两年零四个月的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师共击落敌机233架,击伤敌机1324架,给美帝侵朝空军以沉重的、歼灭性的打击。而整个抗美援朝战争中,我中朝联军共歼敌109万人(其中美军39万人),击落、击伤敌机12000多架,迫使美国不得不在停战协定上签字。

美国侵朝军总司令克拉克上将说:“我是美国第一个在未打赢战争的停战协定上签字的美国将军!”

后来,他在总结侵朝战争经验教训时,说过这么一段话:“我们是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与错误的敌人,进行错误的战争!”无可奈何地承认侵朝战争的失败,我军取得抗美援朝战争的伟大胜利!

踏着烈士的血迹前进

在抗美援朝的战争岁月里,我师有不少指战员牺牲在朝鲜战场上,为保家卫国、支援朝鲜人民的反侵略战争作出了巨大贡献。607团副团长李立达同志,就是我师的优秀指挥员代表之一,他早在抗日战争期间就参加新四军,转战在苏北、苏中地区。解放战争时期,他在华野四纵队担任连政指、营政教,参加过“七战七捷”、孟良崮、豫东、淮海等战役,为打倒蒋介石,建立新中国作出了贡献。在美国侵略朝鲜,并霸占我国领土台湾的严重时刻,李立达同志和我师全体指战员一样,坚决响应党中央、毛主席“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伟大号召,奔赴朝鲜战场,誓与朝鲜人民站在一起,与美帝国主义侵略军斗争到底。1953年朝鲜停战前夕,李立达同志在上甘岭前线通过敌人炮火封锁区,不幸中弹牺牲。

李立达同志生前身体很不好,他有严重的关节炎,有时腿痛得站不起来。为了抗美援朝战争的需要,他咬紧牙关,忍受疾病煎熬,坚持在前线指挥战斗,直到献出自己的宝贵生命。更使我们感到痛心和惋惜的是李立达同志牺牲时,丢下了一个结婚刚刚四个月的妻子和他妻子腹内还未出生的遗腹女儿。

炮兵第63师党委于1953年7月召开庆祝大会,为战场上的英雄模范人物进行了表彰。同时,又为牺牲的烈士举行追掉会。

师党委送给李立达烈士的挽联上写着:

“忠诚的国际主义战士热血洒疆场,祖国人民优秀的儿子英名垂千秋。”

师司令部送给李立达烈士挽联是:“烈士胸怀大志献身中朝人民,英雄的丰功伟绩,将会世代相传。”

李立达夫人胡萼英同志也写了一付挽联:“失去立达心乱如麻泪如雨,盼幼儿快快长大继承父业。”

在追悼大会上,英雄的夫人胡萼英同志含着悲痛在大会上讲了话。请同志们听听她是怎么讲的:

“幸福,为了多数幸福而牺牲才是幸福。

幸福,就是战胜一切困难。

人的幸福在于劳动,在于为祖国的福利而从事创造性的忘我劳动。

幸福,就是斗争!!!

亲爱的立达同志,安息吧!

为了人类解放和世界和平,我会坚强愉快的生活下去!”

这是英雄夫人的幸福观。只有树立了正确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的人,才能在失去亲人的悲痛时刻里发出震憾人心的豪言壮语。

在抗美援朝战争胜利40周年之际,中央军委副主席张震同志率领中国政府代表团赴朝鲜参加纪念活动。英雄的夫人胡萼英同志也作为团员赴朝参加纪念活动,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副主席朴成哲同志授予胡萼英同志《三级国旗勋章》一枚,以表彰烈士夫人对抗美援朝战争作出的贡献。中国驻朝鲜大使馆、朝鲜人民军总政治部派出工作人员陪同胡萼英同志前往金城前线祭扫李立达烈士墓,以慰烈士英灵!

1953年7月,我调到华东军区炮兵司令部另行分配,才离开了炮兵第63师,我想这支战斗力很强的英雄炮兵部队的历史,由其他同志续写或加以补充,这也是原炮兵63师老战士的共同心愿。我坚信,后来的同志一定会书写得更加壮丽、更加辉煌!

黄荣富 本文来源:新华网 作者:阮万钧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案理说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政务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