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政务 > 正文

广州首宗的士茶水费案开审 高管称是行业潜规则

2012-07-12 09:58:32 来源: 金羊网-新快报(广州)
0
分享到:
T + -
的哥老王检举“茶水费”一事终于有了进展。尽管举报自家龙的公司收茶水费暂无下文,但在老王的明察暗访之下,4名的哥站出来指证收取“茶水费”的金主——广州大新汽车出租公司运营部经理蔡锦伦,这也是广东省公安机关在“三打两建”中查获的首宗商业贿赂案。

广州首宗“茶水费”案开审,一的士公司高管庭上称是行业潜规则

的哥老王检举“茶水费”一事终于有了进展。尽管举报自家龙的公司收茶水费暂无下文,但在老王的明察暗访之下,4名的哥站出来指证收取“茶水费”的金主——广州大新汽车出租公司运营部经理蔡锦伦,这也是广东省公安机关在“三打两建”中查获的首宗商业贿赂案。昨日上午,这起广州首例“茶水费”案在越秀区法院公开审理,法院同时对该案进行了同步视频直播。

■新快报记者黄琼 实习生段可 通讯员马伟峰 赵璐璐 越检宣

被控受贿罪憔悴出庭受审

据指控,现年45岁的蔡锦伦是广州人,高中文化,曾任广州大新汽车出租有限公司运营部经理,职责范围之一是负责招聘司机。从37岁起,他就开始染指这个行业的所谓潜规则——“茶水费”了。

2004年8月至2011年7月期间,蔡锦伦利用其担任公司运营部经理负责招聘司机的职务便利,以承包出租车、当的士司机竞争大为由,向承包其公司出租车的4名司机分别索要“茶水费”2000元至1万元不等,共2.2万元。

公诉人指出,蔡锦伦身为公司、企业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索取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应当以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鉴于其供述自己的罪行,可以从轻处罚。

昨日上午9时,一脸胡子拉碴的蔡锦伦被法警押上法庭,其身穿黄色T恤、黑色短裤,戴着黑框眼镜,显得憔悴,一直佝偻着背,面对讯问总是慢两拍。

有些是索要

有些是主动给

蔡锦伦称,他是大新公司的股东,占有40%左右的股份,另外60%属于其妹妹所有。他表示,收取“茶水费”是出租车行业的潜规则,其并没有主动索要,只是暗示司机这个行业竞争大,车源比较紧张,因此很多司机“识做”,主动送“茶水费”,目的就是想早日拿到承包经营权。

“有些是索要的,有些是他自己给的。”蔡锦伦在庭审中多次表示,自己不是主观意志上索要“茶水费”,“我跟他们说‘如果你想快点拿车,那就……'他们就说‘我会做啦’,我没说过给多少金额,都是他们硬塞过来的。”

公诉人随后宣读了证人证言,的哥李某华证实,2004年7月,他想从大新公司承包新车时,蔡锦伦明确向其索要茶水费,为了能承包到车做的士司机,他只好给了。

而的哥张某则称,2004年7、8月份,其通过蔡锦伦与大新公司签订承包合同,以35.8万元的价格承包新车8年,随后在蔡的带领下前往公司交钱。交钱后,他发现蔡锦伦给回的收据上金额为34.5万元,对此,蔡称行内都这样,要在出租车公司干都这样,“我想当司机,没办法,就没有再追问了。”张某称。

该案将择日宣判。

庭辩焦点

1.自己承认的不足以为证据?

昨日庭审中,尽管蔡锦伦承认曾收的哥赖某勇“茶水费”5000元,但其辩护律师认为,公诉机关是依据赖某勇哥哥的叙述,因此此证言不足以为证。

对此,公诉人则认为,蔡锦伦承认收了5000元“茶水费”,与赖某哥哥的证言相互印证。

2.多收钱不一定是受贿?

辩护律师还对收受张某1万多元“茶水费”的指控予以辩解,认为蔡锦伦并未主动明确地向张索要“茶水费”,而是包含在总款项中,“张某发现多交了钱也未深究,这说明他主观上不清楚是‘被受贿’。”就此认为,蔡锦伦此笔钱是否构成受贿有待商榷。

公诉人认为,“张某发现交款单少了1.3万元时,曾向蔡锦伦质问,但蔡的回答让其自动将这笔款项视作‘茶水费’,属于被迫接受事实。”

3.3宗受贿已过追诉时效?

蔡锦伦的辩护律师称,其被控受贿行为有3项发生在2004年,根据刑法规定,受贿2.2万元应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而法定最高刑不满5年有期徒刑的超过5年则不追究刑事责任。因此认为前3宗案件已超过追诉时效。

对此,公诉人则认为蔡锦伦是连续性犯罪行为,所以应从2011年开始定罪。而根据刑法相关规定,蔡锦伦的法定最高刑期为5年,所以其追诉期效应为10年。

4.危害性小于一般人受贿

辩护律师提及,蔡锦伦作为出租车公司的股东,其受贿与一般人受贿相比,社会危害性较小,请求可予从轻处罚。

对此,公诉人认为,蔡锦伦身为公司股东,但也具有法人资格,“其受贿行为已危害到整个公司,不能将公司利益与个人利益混为一谈。”此外,公诉人还认为,蔡锦伦的行为危害了市场经济公平秩序,加重的士司机负担,因此不能以此为由减刑。

庭上对话

我月入六七万,这点是九牛一毛

审判长:你身为大新公司的股东和经理,你一个月的合法收入大概是多少?

蔡锦伦:大概一个月六七万元。

审判长:既然如此,为什么要收指控认定的2.2万的“茶水费”?

蔡锦伦:这不是我主观上想要收的,我没开过口,都是他们主动给我的,很多是硬塞给我的,其实这些钱对我也是很小的数目,我一个月这么多钱,这些对我来说只是九牛一毛。

审判长:对于你的行为造成今天这样的局面,你现在有什么认识?

蔡锦伦:我觉得很后悔,我的行为给公司、给出租车行业抹黑了,也给司机增加了负担,希望法官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对话的哥老王

的哥为什么要主动送“茶水费”?

作为踢爆“茶水费”的“始作俑者”,终于豁出来把“金主”拉下马,的哥老王最开心。

新快报:蔡锦伦是怎么被你揪出来的?

老王:去年举报龙的公司后,在政协委员孟浩、律师赵绍华的陪同下,我们一起去机场调研,有28名的哥现场举报,牵涉8个出租车公司110多辆出租车(注:有的人承包了多台车),其中就有大新公司的蔡锦伦。

新快报:其他被举报的出租车公司有没有下文?

老王:好像还没有。

新快报:蔡锦伦在庭审中辩称是的哥主动送的“茶水费”,你怎么看?

老王:的哥主动送给你,为什么?你要真不想收可以不要!说到底还是竞争不透明,谁给的钱多就给谁承包,的哥只好送了。

新快报: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老王:广州的区伯调查了,发现“茶水费”还有人在收,只是更隐蔽了,我是要跟收“茶水费”的行为拗到底了。前几天我去上海调查了100多个的哥,人家那里不收“茶水费”。

新快报:你想达到什么目的?

老王:直到收“茶水费”行为消失为止。

新快报:但你怎么能知道没有人收“茶水费”了呢?

老王:只要有人收我一定会知道,的哥会向我反映的,很多人都很支持我。

新快报:那你现在的生活怎么办?

老王:没办法,女儿在打工,一个月1000多元,她养我,还有一些朋友接济。

新快报:听说省政法委奖励你1万元,高兴吗?

老王:还没拿到钱。不管有没有我都特别高兴,毕竟得到认可了,我并不在乎奖金。

随访的哥

不要也会“识做”送上

昨日,记者随意搭乘一辆“绿的”,驾驶的王姓司机对“茶水费”一事心领神会。他坦言,“我也交过茶水费。”其称,在最初承包新车时,出租车公司负责人的确没有主动要“茶水费”,但为了成功击败其他竞争者,只好“识做”送上“茶水费”。至于送多少怎么送,都需要高人指点并牵线,“送少了没用,送多了不值,反正送了就成了”。

不过,其称,“茶水费”只是最初入行的“敲门砖”,以后即便约满了也是优先他人续约,其后便不需要再缴纳了。其还称,现实中,有些司机因在原公司犯了错误,要过档新公司,可能要给新公司交点“茶水费”。

对此,的哥老王称,现实中,不少出租车公司为了多收“茶水费”,往往不跟老司机续约,转由新司机来承包车辆,又掀起新一轮的“茶水费”的征收热潮。

zml 本文来源:金羊网-新快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行稳致远——"一带一路"五周年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政务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