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政务 > 正文

益多:达赖再一次堵死接触商谈渠道

2012-06-23 10:12:00 来源: 人民网(北京)
0
分享到:
T + -
6月3日,达赖集团“流亡政府”发表声明,称“首席噶伦遗憾地接受了达赖喇嘛特使甲日·洛迪以及代表格桑坚赞的辞职申请”,狂妄提出“噶厦敦促中国政府接受中间道路政策”,“随时准备展开具有实质意义的对话”。

6月3日,达赖集团“流亡政府”发表声明,称“首席噶伦遗憾地接受了达赖喇嘛特使甲日·洛迪以及代表格桑坚赞的辞职申请”,狂妄提出“噶厦敦促中国政府接受中间道路政策”,“随时准备展开具有实质意义的对话”。6月6日“流亡政府”又发出消息,称无论什么时候重开接谈,将由“流亡政府”派出新任“特使”。由达赖任命“特使”与中央政府接谈已经持续十多年之久,一夜之间,突然变成由“流亡政府”与中央政府接谈,对这样一个重大的改变,达赖迄今不置一词。但是,凡了解达赖集团内部构成及运作程序的人都清楚,无论达赖对此改变是情愿还是不情愿,此举都必须得到达赖本人同意。而此举的直接后果,是从根本上破坏与中央接谈的基础,将使达赖在接谈问题上陷入严重的困境和内部纷争。

这件事说明什么呢?

第一,达赖妄图通过接谈诱使、迫使中央在政治上做出让步的图谋完全破产。2002年以来,中央有关部门负责人10次与达赖的私人代表甲日·洛迪、格桑坚赞见面,安排他们到西藏和各地参观,耐心给他们讲国家形势和中央对达赖的方针政策,对达赖的错误言行予以指正。这本来是给了达赖一个体面的改正错误、回到正确道路上来的机会。但是达赖却视中央的善意为可欺,不仅在接谈中始终顽固坚持“大藏区”、“高度自治”那一套分裂主义政治主张,还频繁给西藏的社会稳定制造麻烦,甚至一手制造2008年拉萨“3·14”严重暴力犯罪事件,勾联西方一些势力,企图以绑架北京奥运会为要挟,迫使中央作出重大政治让步。在2008年的第9次接谈中,达赖的私人代表经精心准备,抛出一份“为全体西藏人民获得真正自治的备忘录”,闭口不谈西藏自古是中国领土一部分的事实,狂妄宣称“西藏流亡政府”是西藏人民的代表,要求中央改变国家基本政治制度。这个“备忘录”一经提出,就被中央政府的接谈代表彻底驳斥了回去。此次,“流亡政府”不得不承认,对于“备忘录”,“中国统战部没有给予任何正面回应”,“两位代表对于缺乏来自中国方面的积极响应而极度沮丧”。达赖两位私人代表此番“辞职”,表明达赖企图通过接谈,推销其完全违背中国宪法和法律的“备忘录”,实现西藏“半独立”、“变相独立”,这条路已经走不下去了。

第二,达赖集团内部争斗的加剧难以避免。尽管伪政府的声明对甲日等人大加追捧,盛赞其“作出了不可估量的服务和贡献”,但伪政府新头目对甲日的不满,对甲日手中接谈权利的垂涎,早已由他自己昭告于世。该头目上台伊始,先是通过“流亡政府”发布命令,宣布甲日·洛迪和格桑坚赞“将继续保留其职务”,但随后又放出风声,“至于未来会不会对谈判代表人选做出调整,要根据具体情况确定”。这实际上是宣告,甲日等人的职务是由该头目任命的,与达赖并无关系,如果将来再把他们免去,也是该头目的权力。对此,甲日也不含糊,坚称自己“是达赖的特使,并不是流亡政府的官员”,并公开发表声明称,“我只代表达赖”,“噶厦打算给我指定一个从属于其的职位。我的回应是,我已经从藏人行政中央的行政部门退休很久了”。新头目哪里把甲日放在眼里,更进一步宣称,如果中央政府坚持不承认“流亡政府”,“愿意任命一名特使以达赖的名义与中央政府重启对话”,俨然认为达赖名号、名义今后也完全由他一手支配了,也就是说,今后无论由谁以任何名义与中央接谈,都是他派出的,根本不给甲日留活路。

该头目上台以来,急于显示政绩,一方面极力在国内藏区煽动、策划自焚事件,把一个又一个可怜的小喇嘛骗入火堆,使达赖集团在政治上加速走向公开的暴力、恐怖主义;另一方面“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把达赖集团内部各派各方权利统统纳入自己囊中,不稍宽贷。由此,也引起各派各方反击,其口无遮拦、志大才疏的能力和性格缺陷备受质疑。甚至“流亡政府”内部人士也公开撰文,将其当选“视为一种中风般的好运”。5月6日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刊发评论指出,该新头目“在很多事情上都想冲到前面做主导者”,成为“重启接谈的最大障碍”。一位在“国际西藏运动”工作的藏人公然为甲日叫屈,称一旦甲日离去,“流亡政府”再也找不到合适的人选来从事接谈的工作。可以判断,在要不要继续与中央接谈,由谁充当与中央接谈代表问题上,达赖集团内部的争夺还将继续。

第三,达赖作茧自缚使自己在政治上更无出路。关于接触商谈的性质、原则,中央政府的态度是一贯的、坚定的。2008年11月10日,中央统战部常务副部长朱维群在新闻发布会上明确指出,“中央一直强调,要正确认识接触商谈的性质,接触商谈的对象只能是达赖的私人代表,接触商谈的内容只能是达赖喇嘛及其周围的人如何放弃分裂立场、考虑自己的政治前途问题,接触商谈的一个根本的政治基础就是必须承认西藏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伪政府新头目上台伊始,就公开宣称“‘西藏独立’和‘西藏自治’的观点并不矛盾,从辨证的角度看,‘西藏独立’是原则目标,‘西藏自治’是现实目标”,无异于把达赖集团的“中间道路”底牌昭告天下;现在又宣称将来只能由“流亡政府”派出接谈代表,这两项表态与朱维群多次阐明的中央原则立场完全对立。由于达赖毕竟有一个中国政府授予的宗教封号,现在又不公开打“西藏独立”的旗号,中央政府还可以允许其派出身边的人回来进行接谈。现在达赖连这样的形式也不要了,支持、纵容“流亡政府”介入接谈,实际上是为接谈设置了一个绕不过去的障碍,也把自己的政治出路堵死了。达赖的这一改变甚至也无法得到其西方主子的公开支持。迄今没有任何国家挑战中国政府关于拥有对西藏的主权的立场,也没有任何国家提出中国政府与“西藏流亡政府”“对话”。

达赖的反复无常是出了名的。上世纪90年代初苏联和东欧的一些国家社会政治制度发生了变化,一些国家解体,达赖错误估计形势,以为他的机会到了,1993年公开宣称,“不与不稳定的中国政府进行谈判”。后来事态并没有向他的期盼发展,中国没有乱,更不会解体,于是达赖只好回过头来又请求和中央接触。中央对他采取了一个非常宽大容忍的态度,这样就有了2002年以来的接谈。在2008年11月达赖的“备忘录”被中央的代表严辞驳回后,达赖集团召开了一个“西藏前途特别大会”,第二次公开宣布停止与中央接谈。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央也没有把接谈的大门关上,而是耐心等待他们的悔悟。此次伪政府宣布接管接谈,实际上是第三次公然堵死接谈渠道了。鉴于达赖的多变性格,不排除过几天发现又搞错了,又抛出新的说法和动作。但是未来接谈还能不能进行,能不能有所进展,取决于达赖有没有真正改正错误的愿望和实际行动,而休想中央在原则立场上做出什么让步。从1959年达赖叛逃国外算起,50多年过去了,50多年中西藏在祖国大家庭中阔步前进,而且将继续前进,这个历史方向是谁也改变不了的。至于达赖还想不想同中央接谈,想不想回心转意,对他自己及其身边一些人来说事关重大,而对中央来说其实算不上什么大事。

黄晓燕 本文来源:人民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行稳致远——"一带一路"五周年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政务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